#三山行# D4 旬陽縣至平利縣 102km

料想今日行程輕鬆。旬陽南下平利縣的路一直沿著河谷,蓋無大起伏,何況路程不過80公里。

可實際上,走錯了路,繞進了山里,結果大相徑庭。——明明點的是清湯鍋底,上來的卻是超級麻辣鍋,還概不退換。

其實山路的前50公里也是山高水長、林深鳥棲、雞鳴犬吠,好不愉悅的,直至石門遭遇攔路虎。土人說,坡好陡,你自行車騎不上去的。我心想,儂怕是不知阿拉的厲害。結果一到嶺下,我懂了。

面前這梁子(土人如此稱山嶺)和路,江湖上和地圖上都籍籍無名,也非此地特有——但凡在山區,聯通那些住在「深山更深處」的村落或人家的,多是這種便道,很多還是斷頭路——只是從前騎車都極盡可能地避開,而今卻狹路相逢。

此嶺最高峰不到1000米,相對爬升也就500公尺,坡度才是真正的殺手鐧。毫不誇張地說,這路不是上山,是上天的。直上直下,坡度多在10%以上,甚至達到18%——這意思大概是每走一百米,就要爬升到六層樓那麼高。

阿拉極有原則,出道以來推車的次數寥若晨星,可今天不得不推了一兩公里——推車一樣是一步三喘,三步一歇。騎到實在力竭,就去路邊人家討口水喝,歇歇腳,主人家客氣,以茶相待,還停下手中的活計,陪著擺擺龍門陣。這就是我的加油站了。

不難想像,下坡路更加讓人膽寒——陡坡、疾彎,加上更窄的路和稍遜的路況——分分鐘都讓人擔心剎車剎不住了,或是剎車抱死了,人會被甩下山崖。這種刺激不比蹦極差多少(還免費)。平常自詡過彎技術尚堪一用,下通常的坡不用長捏剎車,可今天時刻不敢鬆開(溫馨提示:下這種坡請用「點剎」方式剎車,並以後剎為主。小朋友請在大人帶領下謹慎使用~),以至於中途不得不停下來幾次,讓剎車碟片降溫——也讓自己喘口氣。

如果以後要評選我這一輩子最難騎的山路,這條無名路或許是獎牌的有力競爭者。

今天的海拔變化大致是從300米的旬陽,一路起伏緩上坡,至約420米的石門,再疾升至約960米的梁子,之後陡下約10公里,再起伏緩上坡至約440米的平利。

說到平利,為了宣傳旅遊還真是敢講。旬陽縣稱自己為「太極城」,因為旬河在縣城繞彎,形似太極,這尚有可說;而平利縣自稱「女媧故里」,會不會過於牽強?且不論女媧是不是有故里,即便有——雖然眾說紛紜——大多認為在西安市藍田縣,甚至甘肅天水;而歷代官方祭祀女媧多在山西省芮城縣(風陵渡)和洪洞縣。——不過,說不定是近代在平利出土了女媧的什麼遺跡吧~誰知道呢~

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繼秦嶺之後,今天終於又越過了歷史上著名的漢水——我們「漢族」稱謂追根溯源就是來自於她。

以上。

相关文章

#秦晉之蒙# D8 靜樂縣至朔州市 128km 從前由塞北往南,要進入晉中地區甚至關中,主要走兩條道:過雁門關,或過寧武關。 雁門關早已聞名遐邇。其始建於戰國,趙武靈王築長城,設此關。李牧曾在此大破匈奴;漢...
#南北穿越# D15 xóm Ngâm至榮市 122km 又進入城市了,而且還是大城市,是胡志明同志的故鄉。 當然,除了偉大的阮必成,還有不少越南的革命家出生在此。這裡還是很多次反法革命的中心。不知孰為因果。 總之...
西游记:序 2009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之间,在青藏高原东北部做了一次长途旅行。严格地说,这并不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旅行,相反,仓促的准备为它带来了不少波折与意外...
#解導的錫蘭遊# D4 碧海藍天 陽光總在風雨後。昨天的孤注一擲可能感動了天氣預報,今天的羋芮莎(Mirissa)陽光燦爛,為懶散閒適的海濱生活提供了可能。 解導今天的安排很簡單,那就是盡量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