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4 旬陽縣至平利縣 102km

料想今日行程輕鬆。旬陽南下平利縣的路一直沿著河谷,蓋無大起伏,何況路程不過80公里。

可實際上,走錯了路,繞進了山里,結果大相徑庭。——明明點的是清湯鍋底,上來的卻是超級麻辣鍋,還概不退換。

其實山路的前50公里也是山高水長、林深鳥棲、雞鳴犬吠,好不愉悅的,直至石門遭遇攔路虎。土人說,坡好陡,你自行車騎不上去的。我心想,儂怕是不知阿拉的厲害。結果一到嶺下,我懂了。

面前這梁子(土人如此稱山嶺)和路,江湖上和地圖上都籍籍無名,也非此地特有——但凡在山區,聯通那些住在「深山更深處」的村落或人家的,多是這種便道,很多還是斷頭路——只是從前騎車都極盡可能地避開,而今卻狹路相逢。

此嶺最高峰不到1000米,相對爬升也就500公尺,坡度才是真正的殺手鐧。毫不誇張地說,這路不是上山,是上天的。直上直下,坡度多在10%以上,甚至達到18%——這意思大概是每走一百米,就要爬升到六層樓那麼高。

阿拉極有原則,出道以來推車的次數寥若晨星,可今天不得不推了一兩公里——推車一樣是一步三喘,三步一歇。騎到實在力竭,就去路邊人家討口水喝,歇歇腳,主人家客氣,以茶相待,還停下手中的活計,陪著擺擺龍門陣。這就是我的加油站了。

不難想像,下坡路更加讓人膽寒——陡坡、疾彎,加上更窄的路和稍遜的路況——分分鐘都讓人擔心剎車剎不住了,或是剎車抱死了,人會被甩下山崖。這種刺激不比蹦極差多少(還免費)。平常自詡過彎技術尚堪一用,下通常的坡不用長捏剎車,可今天時刻不敢鬆開(溫馨提示:下這種坡請用「點剎」方式剎車,並以後剎為主。小朋友請在大人帶領下謹慎使用~),以至於中途不得不停下來幾次,讓剎車碟片降溫——也讓自己喘口氣。

如果以後要評選我這一輩子最難騎的山路,這條無名路或許是獎牌的有力競爭者。

今天的海拔變化大致是從300米的旬陽,一路起伏緩上坡,至約420米的石門,再疾升至約960米的梁子,之後陡下約10公里,再起伏緩上坡至約440米的平利。

說到平利,為了宣傳旅遊還真是敢講。旬陽縣稱自己為「太極城」,因為旬河在縣城繞彎,形似太極,這尚有可說;而平利縣自稱「女媧故里」,會不會過於牽強?且不論女媧是不是有故里,即便有——雖然眾說紛紜——大多認為在西安市藍田縣,甚至甘肅天水;而歷代官方祭祀女媧多在山西省芮城縣(風陵渡)和洪洞縣。——不過,說不定是近代在平利出土了女媧的什麼遺跡吧~誰知道呢~

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繼秦嶺之後,今天終於又越過了歷史上著名的漢水——我們「漢族」稱謂追根溯源就是來自於她。

以上。

相关文章

#南北穿越# D12 Lăng Cô至承天順化 72km 承天順化,亦稱「富春」,今越語稱「化」,原屬中國日南郡象林縣,漢獻帝時占婆人獨立,佔據此地,並以此為漢界。後由越南佔有,自西山朝、阮朝時(約西元18世紀)定為越...
#南北穿越# D8 Bình Dương至廣義 108km 又進入城市。不過按我的需求,在城市或村鎮,其實沒有大不同。 今天繼續頂風北上,沿途所見也與前日大同小異。穿村過鎮,間以大片大片的綠色田地,偶然會出現河流池塘,...
「穿滇入藏」D1 大理火車站至龍龕村 106km... 清晨五點差三分,當我在大理火車站外將車和行李整備妥當,碼表歸零,記下當時的總里程數(5441km),那個時候一彎下弦月仍然高掛在漆黑的天空。我就從這裡開始了這次...
「穿滇入藏」D10 芒康至榮許兵站 99km 從今天開始214國道併入著名的318國道,作為見面禮,今天翻了兩座半的山:拉烏山、覺巴山以及東達山的一半~ 昨天休整了一天,好處是體力極大恢復(?),原來隱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