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12 大支坪鎮至恩施市 111km

「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和看風景的心情」

到了城邊,卻進不去城,過不了河,這讓人很惱火,惱火得幾乎抵銷了到達終點的喜悅。

花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在觀賞完了「不存在的交通號誌與指引」、「不配稱為道路的坑坑洼窪的泥塘水坑」、「秩序蕩然無存的城市交通」這著名些景點之後,西渡清江,七點半許,住進了旅館。旅館裡那感人的帶烘乾功能的洗衣機,不光能洗淨滿身的塵土污泥,也將我重新連接到城市文明中可人的那一面。

《西遊記》裡三藏師徒歷盡辛苦,到得天竺,免不了賓主寒暄一番,各人論功嘉獎按下不表,話說唐僧終於求得經書寶卷,東歸故國。人家都走了,有菩薩非要顯能耐,掐指一算,打小報告說這九九八十差一難。於是,臨了還來了一齣「通天河」。——當我這麼想,完成旅行的喜悅又勝過了一時的惱怒。

早晨起來,雨霽雲開,甚至下午還晃了一絲絲太陽。儘管午飯後又來了一陣雨,打得我措手不及,我仍很感激主人家待客有方,在旅行的最後一天,極盡可能地奉上了好天氣。

這一趟所遇到的雨天的比例,前所未有。——當然,還有更慘的,就是雨中騎了一天之後,還要摸黑冒雨搭帳篷,就像上次在新西蘭。雖然自行車是一項全天候的運動,如果可能,我還是希望這樣的情況少一些。

自離開西安,騎行凡十一日,經994公里,越秦嶺,涉漢水,穿大巴山與巫山,渡長江,入武陵山脈,終抵恩施。旅行結束了。

能讓我「WOW!」的風景,似乎越來越難遇到,但合適的時間、地點和心情,總是可以釀出讓人流連忘返的自然之美。

「行道遲遲,載飢載渴」,為何要騎單車,自討苦吃?何不駕車而遊?既可賞景,又不用受風吹雨淋,還快。我仔細想了想,似乎並沒有什麼堂皇的理由。

如果慢算優點,如果感受陽光、雨水和溫度算優點,如果翻越高山深谷得到土人的讚許和鼓勵算優點,如果能看到一個國家另外一面的城鎮鄉村算優點,如果能看到別的遊人難以見到的風景算優點,如果吃到別人難以遇到的美食算優點,如果遇到任何問題總能解決的成就感算優點,如果證明自己的體力和毅力算優點——這些優點並不獨特,而且對應的缺點一樣很多。

只不過是喜歡吧。

武陵山脈呈現的是連綿的山丘,所以路必然是起起伏伏。今天從不到1100米的大支坪降至600多米,便開始起伏爬坡,至近900米的紅岩鎮附近下降,降至500來米後又起伏爬升至近800米,又降至600來米,然後再起伏爬升至近800米,至此已可望見山下的恩施城,終於,最後一個下坡降至400米的恩施。

恩施是群山環抱的一個坪壩,有清江穿城而過,本是一個「桃花源」式的清靜地。抗日戰爭時期,湖北省政府曾遷移至此。這裡也曾是「飛虎隊」的一個基地,但遺址怕已不存。恩施最有名的故人,恐怕要算官拜重慶市長、上海市長、台灣省主席的吳國楨(1903~1984)了。吳是建始縣人,路上還看到過一塊牌子指向「吳國楨故里」,但其實吳幼時便隨父旅居京津。吳國楨是塑造現代台灣的關鍵人物之一。84年大陸邀請他回家鄉看看,可惜未及成行,便病歿了。

以上。

相关文章

「琼州环海记」D6 三亚 0KM 之前在看台湾人在大陆骑行的所见所闻时,我就有一个疑问,在中国,这样辛苦的踩单车到底有没有价值?这是一个非常主观的问题,价值完全因人而异,而从一个外来人的视角中,看不到太多风景、看不到悠久的历史、甚至也...
#武夷行# D2 閩清縣至南平市(延平區) 117km... 閩江到此為止,它將還原成上游的兩條河:建溪與富屯溪。換句話說,南平可以說是一座地道的三江碼頭。 今天的路約三成是繼續溯閩江而上,其餘則進入江西側的山區。海拔基本在100米線上起伏,至高點是樟湖板鎮南...
「只是向西」Tawa Pualo Tawa Pualo是一種食物的名字,雖然它非常好吃,堪稱這幾天我在印度吃到的最可口的美味,但當我用她作為今天的關鍵詞的時候,你應該可以想象今天是多麼無奇的一天。 今早唯一值得記述的事情是早上去銀行...
「穿滇入藏」D9 芒康 0km 出發以來第一次有一整天的休整,這是無比閒散的一天,但也談不上愜意。我把這西藏第二大縣走了個遍,看商鋪開門打烊、看小朋友上學放學、看牛和狗在街上遛彎、看遊人來來往往⋯我去過很多這樣的地方,甚至更小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