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貫南朝鮮# D5 道東書院山頂至釜山市 181km

凌晨五點多就有韓國騎友攻上山頂,那時尚未天明。

過不多久,不知從山下何處傳來念誦的聲音,但顯然不是和尚在念經。在有節奏的念誦聲中,眼前的黑夜被一點點地抹去,江山漸漸顯形。江上升起團霧,山間騰起蒸雲,影影綽綽,如太虛幻境。

一下山,便來到道東書院。書院依山面江而建,大門前有一株巨大的銀杏樹,樹上的每一道年輪,都刻畫了書院的歷史。

在山頂上聽到的念誦聲正是從此處傳來。循聲上到中堂,聲止,卻見一隊身著韓服,頭頂高帽的老先生從後院魚貫而下。仔細看,走在前面的幾位耆老穿的是藍黑色的暗色袍,後面跟著幾位穿綠藍色亮色袍的看似稍年輕,旁邊還有一位穿便裝著一會兒在石階下攙扶,一會兒端著茶點也跟著來到中堂侍奉。所有人都神色嚴肅,不怒自威。頓時自覺我的出現極不合時宜,更別說拍下這千載難逢的場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趕緊鞠躬後退,退出書院。

——原以為這間書院是個景點,是座「遺跡」,卻完全沒想到它是「活」的!坦白說,我是被書院的氣勢給嚇出來的。

書院也好,寺院也罷——還有其他的方方面面——都是活著的傳統。不光活著,或許仍在生長。每天感受到的暖暖的人情味,其來有自。

昨晚夜騎加露營,所有設備的電所剩無幾,吃午飯時便想抓緊機會充電,可電源轉換接頭老從插座上鬆脫,這時鄰桌的一位韓國歐巴二話不說,徑直去跟店家溝通,幫忙找到了可用插座。當發現需要充電的設備比較多時,還把自己的移動電源奉上。這過程中幾乎沒有真正的語言交流——歐巴會說的英語可能只有「thank you」——但這已勝過言語。

到達釜山前的最後一個打卡點時,天已全黑,當時有三位先到的騎友正準備出發,看到蓋章亭裡燈壞了,便徑直用電筒幫著照明,一直等到我完事,才離開。這中間除了說謝謝,也並沒有交流,更沒有人要求他們這麼做。

把「互相問候」、「互相幫助」形成條件反射,變作本能,似乎是此行所遇到不少韓國人的特徵。

回到旅途。走完這條路才發現,真正的「大Boss」並不是漢江和洛東江分水嶺的那座不到600公尺高的山,而是今天不到200公尺的幾座「小山」——尤其是「無心寺」所在的那座,和南旨邑前的那座。坡度想必超過20%了(非常變態!),和上月在秦嶺南麓之鄉道所遇者不相伯仲,或更甚。枉我「一世英名」,無心寺前仍得推車上天(山),甚至快到坡底那一段,連下坡也得推,因為剎車碟片已經燙得可以直接烤肉了。

終於,疲憊的軀體,和滿足的心情,踏著皎潔的月色,一齊來到釜山。在子夜前兩分鐘,到達了「四大江自行車道」的終點路碑。

旅行結束。

相关文章

#青隴行# D7 青海湖漁場至黑馬河鄉 83km 自然力再次發威,今天的主角是兩場突發的暴雨。不過在談天氣之前我們先來看看海拔變化——很簡單,今天基本上都在3200米等高線上小起伏前進,甚至可以說是一馬平川。 又平又直的路跑久了,就好像在華北平原的...
#南北穿越# 從西貢開始 來到西貢,似乎也未能擺脫最近不太順的運氣。按時到達新山一機場,但卻在辦理落地簽證的地方等了近兩個小時——無序的組織、低下的辦事效率、正當光明出沒其間的「掮客」(你只要願意多給點錢,簽證就可以早一點辦好...
#南北穿越# D3 Di Linh至大叻 75km 今天基本按照計劃,午飯後到達本次旅程的第一個觀光地點「大叻」,但這一路並不如這數字看起來那麼輕鬆。騎了大概五個小時吧,一出門便遭遇逆風,從前進方向北面和東北面強勁地吹;道路鋪裝質量較之前陡然下降,之前...
#解導的錫蘭遊# D5 吞舟之魚 莊子說,「吞舟之魚,碭而失水,則蟻能苦之」。這裡的吞舟之魚就是我們今天說的鯨。 觀鯨是羋芮莎的特色活動,而據稱每年4至11月是觀鯨最好的季節(鯨群從南冰洋遊到孟加拉灣一帶交配繁殖)。在印度洋出現的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