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鵬城之東# D3 吉隆鎮至(汕尾市海豐縣)百安村 40km

早在知道汕尾這個地方之前,我就知道海陸豐了。

記得在某民國史上讀過,海陸豐民風極其彪悍,械鬥遠較省內其他地方為多,甚難管理。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海陸豐還發生暴動,死傷枕籍。

這是發生在1927年末的「海陸豐暴動」,由共產黨早期領導人彭湃領導。隨後還建立了中國最早的蘇維埃地方政權「海陸豐工農兵蘇維埃」。政權一共只存在了兩個月左右,便被張發奎率領的革命軍平定。中共當時的土改政策是「有土皆豪,凡紳必劣」,所以在某些民國史裡,這是一段殘忍血腥的「紅色恐怖」。

順便說一句,與彭湃有瓜葛的陳炯明也是海陸豐人;而與陳炯明有關係的「中國小提琴第一人」馬思聰也是海陸豐人。

至於汕尾,那是1988年才成立的年輕城市。之前它只是海豐縣的下轄鎮,但之後它讓「海陸豐」成為了歷史名詞。

所以,我一直希望有機會來海陸豐看看,看看民風彪悍到什麼程度。(——下午在沙灘看海,卻看到不少男人背上都有大片紋身。兩者雖無因果關係,但頗引人注意)

只可惜,這次擦肩而過。

此行的終點本在50公里外的汕尾站,但臨時起意,將在百安村結束旅程,明天直接從數公里外的鲘門乘火車返深。

百安是個很小的漁村,但已然經過旅遊業的洗禮,修建了不少酒店民宿。也許是假期最後一天,遊人不算多。這裡海水溫暖,顏色卻偏綠;近岸海水較多沙,幾乎沒有水下礁石;海灘大約有五百米長,沙不算幼,垃圾也不少。——這片海灘最大的特色是小孩子特別多,沙灘上海水中到處都是小朋友的樂園,猜想大多來自不遠的城鎮。我說不出它和大梅沙有什麼區別,但這是一片很有生活氣息的海。

還有一件事。

往百安村道中,在小漠鎮東,路北邊有一座華嚴寺,寺背後的半山腰上有一座大雄寶殿,三四十米高,非常醒目。

遠遠看去,重簷懸山頂的大殿寶相莊嚴,額、枋、鬥拱、吻獸等都一絲不苟,讓人疑心這是座木構建築。這種規模的大木作連遺跡都不多了,如果有一座新的,那實在很驚人。

上到近前,才發現是水泥建築。意料之中的遺憾。雖是水泥構建,但結構的細節豐富,藻井也漂亮,很可能是模仿某處現成的木構建築,或是建築師很了解傳統結構。

雖然沒能「發現」新的大木作,但卻發現諾大的寺廟,大門敞開,空無一人,人可隨意進出,也免費提供喝水上廁所之便利,真是「山門不鎖待雲封」,與沿途農村房舍從一樓到六樓的門窗都裝滿鐵柵欄形成了對照。

沒有什麼新的發現。又都是新發現。在夜潮聲中,終於結束了這次旅行。

終。

相关文章

不惜千金买宝刀 不久之前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台湾人部落格(请自带扶梯访问tushiou.blogspot.com),一个人一台单车从厦门一路骑到拉萨并继续往北从青藏线出来,历时...
单车周末之无锡七房桥 按:之前环海南岛的时候,车骑得怎样不好说,但每天晚上都会用手机写下当天的日记,全程都坚持下来,我想这是值得保留和发扬的好习惯。来上海之后,第一次单车周末去苏州时...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