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晉之蒙# D2 淌泥河村至(延安市)永鄉 96km

今天的夕陽還在耀眼的時候,我在永鄉住下了。雖然天光尚明,但若繼續前進,打聽到的消息是10公里內均無住宿。

事實上能在永鄉住下也頗不易。永鄉的核心區是兩條L形的街道,各長不過兩百米,仔細搜過兩遍也沒有發現旅館。若不是當地人指點,我不可能知道此地唯一可以提供住宿的竟然是一家婚紗攝影店。——這個秘密怕也不是每個當地人都知道,好幾個人都告訴我原路折回洛川縣城才有旅館。

這家「旅館」和昨晚一樣的不光是價錢,它同樣不能洗澡——昨晚那家好歹有浴室而無熱水。此處直接讓最傳統的方法都無用武之地。更有甚者,這裡似乎連自來水都沒有,房東專門給我拎了一桶涼水,用來洗手什麼的。

我這麼說並非抱怨,而是驚訝。但在附近村子轉過一遭後,發現不少人家還住在窯洞裡,我就覺得不那麼奇怪了。——為避免誤解,我說明一下窯洞也有分別,條件好的人家用磚把窯洞的整個正面都覆住了,甚至貼了瓷磚,可以保護黃土結構,甚至讓人看不出是窯洞。也有人家仍住在原來的洞裡,至少外表看似如此。但以窯洞的結構來說,自來水、廁所什麼的想來都是奢談吧。

還有一點我不大明白。村子裡的窯洞都是一排一排平行的,每一排的後牆均連為一體,每戶的院門正對前排窯洞的後壁,間以走道。我不明白的是,他們是把一整個土坡先挖出若干的長條,再在每個長土條上分別打洞,還是直接夯土造窯洞?

說回到路途。從淌泥河往前,果然仍然是上坡,上到哭泉基本到頭,之後一直到宜君縣之前都是海拔1400米上下的平緩的起伏路,宜君之後則一路下坡直至約800米的黃帝陵。之後又一段緩起伏之後開始爬升,到永鄉大約海拔1200米。昨晚的猜測是對的,今早從出發到宜君那一段頗有好風光,騎來心曠神怡。——萬里碧空上除了太陽,還掛著半個「透明的」月亮,地面上樹影婆娑,舉目四望,有時被大片的林子遮住視線,有時則可將遼遠的黃土高原風光盡收眼底。

至於沿途名勝,最顯著者屬黃帝陵。其最晚在秦時就已經存在,當時是軒轅廟,漢時改為陵。傳說黃帝昇仙了,所以此地只是「衣冠塚」。雖說這是中華第一陵,是中華民族的祖先,但若要比較一下歷代帝王封禪的次數和祭黃帝陵的次數,恐怕後輩還是對祖先表現得稍有些生疏了。

沿途另有彭祖和甘羅故里。彭祖是傳說中最長壽的人,活了八百年。這八百歲或許是神話,但彭祖應該是存在過的,因為《史記》裡提過他。彭祖被堯封在大彭(今之徐州),若考慮到他在夏朝就存在,也不是沒可能出生在陝西,但總讓人起疑。甘羅的事蹟正相反,以年幼而名。民間有「甘羅十二為相」的故事,說他十二歲就做了丞相。甘羅是真有其人,但十二歲時拜了秦國上卿,非相。可惜沒到十三歲就歿了。甘羅按記載是安徽阜陽人,但考慮到他祖父甘茂在秦做過將軍,也不是沒有可能他出生在洛川地區,但一樣很可疑。

絲毫不用懷疑的是,洛川自稱蘋果之鄉,名副其實。十來公里路上,道旁全是蘋果林,果實累累。

我居然一顆蘋果都沒有偷摘。為自己鼓掌。

【是日花費】

餐飲:83

住宿:30

相关文章

单车周末之无锡七房桥 按:之前环海南岛的时候,车骑得怎样不好说,但每天晚上都会用手机写下当天的日记,全程都坚持下来,我想这是值得保留和发扬的好习惯。来上海之后,第一次单车周末去苏州时...
不惜千金买宝刀 不久之前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台湾人部落格(请自带扶梯访问tushiou.blogspot.com),一个人一台单车从厦门一路骑到拉萨并继续往北从青藏线出来,历时...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