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書山有路

李漁《十二樓》

大家應該聽過《笠翁對韻》吧?什麽,沒聽過,不看給小孩子的「蒙書」?那《肉蒲團》該聽過了吧?什麽,你很正經,沒看過「黃書」?好,那《閑情偶寄》、《芥子園畫譜》有沒有聽過?什麽,沒有那麽高的雅興,不看這麼文藝的書畫?好好好,那旅游時,總該聽過北京的半畝園、杭州的層園、南京的芥子園吧?

所有的這些——書的編寫,抑或是園林的設計——背後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李漁。

李漁字謫凡,號笠翁,明萬曆三十九[……]

閲讀全文 >>

分类
書山有路

阿城《常識與通識》

但凡對上世紀九十年代還有印象的人,多半會記得那時人們對詩歌還有熱情,對科學知識充滿渴望。每個年輕人或多或少地讀過詩,背過詩,甚至寫過幾句—— 現代詩居多;《十萬個爲什麽》幾乎出現在每一家的書櫃上,在各個閱覽室、圖書館裡,《知識窗》、《知識就是力量》這類的雜誌常常供不應求。

不過,九十年代的空氣裡并非只有理智與感情的芬芳,不要忘記那也是「氣功大師」與各種江湖術士橫行的年代。

如果忽略了這[……]

閲讀全文 >>

分类
書山有路

托尼·朱特《沉疴遍地》 杜先菊譯

我們推崇解決問題的人,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問題在哪裡似的。譬如足球,我們歸化外國球員,因為大家認為問題在於中國球員能耐不夠,聘請功勳卓著的洋教練,因為本土教練本事太小……對中國足球遇到的問題,若我們只能認識到這種程度,再過二十年中國足球恐怕就只能與波利尼西亞群島國家為伍了。

有時候,得有人告訴我們到底出了什麽問題。足球是這樣,比足球複雜得多的社會更是如此。

托尼·朱特(Tony Judt,[……]

閲讀全文 >>

分类
書山有路

余英時《人文·民主·思想》

最近欠了不少書債。這本書篇幅不長,早就讀完,加上近來香江有事,略有所感,就先還了這一篇。

本文述而不作。

先説説民主。民主,是西方特有的名詞,原本不存在於傳統的中國儒家的論述當中,但儒家傳統中同樣有許多因子,引導著中國知識分子對民主的向往。胡適之曾説希望民主有一天在中國實現,直接由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總統,選出執政者,只有這樣的一個選舉過程,轉移政權才不是什麽可怕的事情,才可以說和平的[……]

閲讀全文 >>

分类
書山有路

[美] 克羅斯比《哥倫布大交換:1492年以後的生物影響和文化衝擊》(鄭明萱譯)

西班牙人佔領美洲的歷史,是偉大的「大航海時代」的肇端,也是屬於「大征服者」科爾蒂斯、皮薩儸們的歷史——光榮的征服史,或者是印第安人頑强抵抗的史詩。——當然,近世的看法顛倒過來,變成令人不齒的殖民、壓迫與種族滅絕的不良記錄。

歐洲人對付頗具文明且人口衆多的亞洲人,花了不少力氣與時間。即便仍生活在鐵器時代的非洲,也直到19世紀才真正臣服。無論印第安人多麽落後,哪怕揮舞著木棍與石塊,成千上萬的武士[……]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