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廟堂之高

ChinaShop2019觀察

比起一年前,零售從業者們不那麼焦慮、徬徨,甚至恐懼了。——模式創業、業態創新,拼多多、無人店、所謂的「新零售」,它們都不在今年的主要議題當中了。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製造業裡沸沸揚揚的「工業4.0」、「智能製造」、「中國製造2025」……有人興奮,有人惶恐,有人不知所云。其實,直到今天,中國製造業的主流應該還在2.0往3.0的過渡中。這兩個行業面臨的問題可能也相似,在一個缺乏基礎數據,缺乏精細化[……]

閲讀全文 >>

分类
廟堂之高

可持續?發展?

因機緣巧合,2004年我便誤打誤撞進入了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cocial Responsibility, CSR)領域并工作至今。說來時間並不算長,但考慮到這一領域本身也很年輕,所以也勉強可以誇口說有幸旁觀了CSR在中國的成長與發展。

CSR不是一個很大的圈子,這些年來,總有一些話題翻來覆去地被這領域里的精英們含在嘴裡捧在掌心,比如勞工權益、童工、結社自由、勞動合同、勞[……]

閲讀全文 >>

分类
廟堂之高

unprofessional

[audio:http://cne.csu.edu.cn/xnxy/xnxy/music/sound/dw.mp3]

我一直以自己的“professional”沾沾自喜,可事实上,我远没有我想象的好。我犯了一个错误,是我进入 B 机构以来最严重的错误。(如果我记错了,那我就更加罪恶滔天。)

如果对错误进行描述,第一,我没有将一次培训的时间更改直接通知任何参加培训的工厂,以至于今天在出差时接到办公[……]

閲讀全文 >>

分类
廟堂之高

社会责任 ABC

写这篇冗长的文章的直接原因是受 QJ 之托,帮她的杂志的“品质生活”栏目写一篇短文,结果写成了“论文”,恐不堪用。不过对我个人来说,写一篇关于到底什么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文章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倒是要谢谢 QJ 给了我一个上梁山的机会。只不过 QJ 的评论让我觉得很失败——看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文字仍然不太明白到底什么是企业社会责任。我真的很佩服 Lucy 当年能用一句话就讲清楚这个概念并让人心悦诚服地接受,这是何等功力。等到我能够更深入浅出地理解社会责任之后,我再写一篇真正的短文吧。只能如此。

每当有人问起我的工作的时候,我总会觉得有点为难,因为我从事的工作——企业社会责任——很难用三言两语讲清楚。

并非我想故弄玄虚,只不过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这个概念作为舶来品,因为牵涉到文化背景,并非那么容易理解,即使在这个概念诞生的西方世界里,对这个概念甚至是这个词本身的争论也是由来已久而且不断发展变化的。在中国我们通常这样解释这个概念:企业社会责任(也叫“社会责任”、“企业公民”等等)是指企业的责任除了为股东追求利润外,也应当考虑其他利益相关者以及环境的利益。(可以参考 Wikipedia 的定义。)这里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则是指任何可能受到企业决策与活动的影响,同时又可以影响企业决策与活动的各利益群体,包括员工、客户、供应商、社会团体、社区、下属分支机构、合资伙伴、投资人、竞争者以及环境因素等。而在欧洲,欧盟委员会 2005 年发布的一个文件里是这样定义社会责任的: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is a concept whereby companies integrate — over and above legal requirements and contractual obligations —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concerns in their business operations and in their interactions with their stakeholders on a voluntary basis.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区别了,欧洲人特别强调的是“超越法律”、“与利益相关者互动”以及“自愿性”。这些不同正是由于文化背景以及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造成的,因为欧洲已经有相当详尽的“社会责任的”法律(法制相当健全,涵盖多数社会责任的内容)来指导商业组织和普通人的行动,而且几百年来的主动或被迫践行已经使这个概念渐渐地成为其主流文化的一部分。举个例子,在 18 世纪 90 年代,东印度公司就因为使用加勒比奴隶生产蔗糖受到了英国本土消费者的抵制,最后不得不将采购转向“不使用奴隶”的孟加拉。另外则是在 1800 年左右伦敦 Quaker Lead Company 就开始为其工人修建市镇、为工人的家属修建学校和图书馆,并采用水泵来循环利用水。这些都是企业社会责任萌芽时期的具体显现,而且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企业社会责任”最初是随着工业化一同到来的。

[……]

閲讀全文 >>

分类
廟堂之高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

在我玩儿命出差的这几天,发生了(我比较感兴趣的)两件事。事件一,在东莞后街一家电子企业 A 发生了一起超过万人的大罢工,引起政府出动超过 2000 带防暴器材和狼狗的武警(有其他版本,比如 800)来安抚;事件二,从 3 号开始联合国在巴厘岛(真会找地方)召开了气候变化大会。

dongguan-2关于事件一,我还不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连中国工人都被逼到游行罢工的地步,你可以想象这家企业有多么无良;而以稳定压倒[……]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