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出五嶺# D4 雩都縣至瑞金市 79km

古代中國重「禮」,也就是社會規範。禮重差等,不可僭越。這種理念也體現在文字上,比如一般人的老婆不能叫「太太」,普通人去世不能稱「薨」,除了一國之都,城鎮均不可以「京」名。中國歷史的「京」屈指可數,河南開封在宋代稱「汴京」或「東京」,江寧在明代稱「南京」在「洪楊之亂」時稱「天京」,北平在清代稱「北京」。但有一個小地方,也曾自命為「京」,那個地方就是瑞金。

1931年11月1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政府在瑞金成立,遂改瑞金為「瑞京」。瑞京存在的時間應該不長,34年紅軍長征後就被國民政府光復了;最遲不晚過37年,西安事變後國共合作抗日,中共取消了蘇維埃共和國的國號。

不過今天瑞金城內每盞路燈上都掛著個紅底黃字的牌子,上書「瑞京」。——我覺得即便為了旅遊,稱「紅都」也就夠了。

這不講規矩的自誇,讓我聯想到了江西在現代中國的地位。以我的孤陋寡聞,提起江西,首先想到的是革命,還有稀土,再加把勁還能想到景德鎮和滕王閣。

但在歷史上,中唐以來,江西很長時間都是中國最富庶繁榮的地方之一,無論人口總數、科舉及第人數、糧食產量都是全國前五的水平。又因為梅關、贛江,江西佔據了連接廣東和江南的交通樞紐地位。如同王子安所說,這個地方「物華天寶」、「人傑地靈」。

所以我這兩天一直在試圖理解為什麼江西會變成一個在視野內卻不被看見的地方——至少我的印象是如此。

農業社會變工業社會肯定是原因之一。這兩天我發現另一個可能的原因——交通。民國25年(1936),粵漢鐵路全線通車,鐵路從湖南走,從此梅關和贛江不再是最便捷的南北通道,江西失去了南北交通的樞紐地位;民國26年,東西向的浙贛鐵路通車,江西原有的交通和城市格局也被改變,連南昌和九江口岸也逐漸衰落。

回到旅途。今天在萬田鄉附近遇到一對80後東北夫婦,他們首先吸引我注意的是一個大大的長方體的「貨櫃」,遠看還以為是穿村走鎮的小販在賣東西,近看才發現上面有「重走長征路」的標語,還插了兩面紅旗。跟他們攀談,才知道他們特意坐火車到瑞金,為了情懷,打算花一年時間重走長征路,直到延安。而那個自製的看起來有點粗糙的三輪貨櫃就是他們的行頭,裏面還藏有一個床鋪,晚上把頂蓋升起來,兩個人就睡裏面;而動力機制有點像馬車,只不過推車的是人。車衡上還專門設計了兩個手機位,用來直播,車頂上也有一塊光伏板用來發電,準備得挺充分。在車身的另一面還印了大大的二維碼,推廣他們在快手和抖音的賬號。

他們從五月一號出發,到今天走了四十來公里,還修過一次輪子,就算後面體力增強,一天推二十公里就了不得了,要一年到延安,實在是很有挑戰。拿他們跟磕長頭的藏人比未必恰當,但全憑自己的力量去靠近信仰,不論信仰是什麼,一樣地值得敬佩。希望他們能堅持走到延安。

他們剛剛邁出追尋信仰的步伐,而我已經到達了這趟旅行的終點。

後會有期。

【是日花費】

  • 飲食:128.1
  • 住宿:151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