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邕行# D3 柳州市至(來賓市)遷江鎮 119km

寒潮的前鋒趕上了我,這是陣陣毛風細雨傳來的消息。

我不認為這是天留客的暗示,反而因此打消了在柳州多待一天的想法,繼續上路。

在路上,又遭遇了寒潮的信使。當時我正經過一片無邊無際的甘蔗田。在淒迷的細雨和無限循環的甘蔗的包圍中,我突然感覺自己是一座移動的城堡——我的軀殼躲在風雨難侵的衣服裡,身體保持著與外界30°C的溫差,通過耳機裡的音樂與另一個不在場的遙遠[......]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D2 百壽鎮至柳州市 約118km

柳州古稱「龍城」,還有個更形象的名稱叫「壺城」,因為「三江四合,抱城如壺」。三江中最大的一條是柳江。柳江上游在龍江注入之前稱融江,再上到黔貴交界地方融江東西各分一支流,東來的稱尋江,西來的稱都柳江。都柳江會流經古州,即今天的貴州省榕江縣。

我小時候就聽家父說過去從榕江下柳州的水路交通相當通暢,榕江地區原始森林的大量木材直接被順流放到柳州,柳州的木製品也聞名[......]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D1 桂林市至(永福縣)百壽鎮 90km

昨天說過桂林到柳州有便捷的水道,也有沿河修築的公路,但因為想爬坡,就繞進了越城嶺(?),走山路去柳州。沒想到,這次跟UCI想了到一起。

UCI是Union Cycliste Inernationale的縮寫,即國際自行車聯盟,自行車運動世界裡的最高權威。它旗下的頂級賽事包括環法、環意和環西等。這兩年UCI在廣西設置了與環法同一級別的分站賽。兩個月前的環廣西[......]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引子

為跨年騎行選一個目的地,不是一件容易事。所剩假期的長短固然是一個限制,天氣也會掣肘,比如有一年打算從臨安過黃山、鄱陽湖、廬山到九江,但剛過昱嶺關(就是九紋龍史進戰死的地方),因為山上太冷引得膝傷復發,旅行不得不中輟於歙縣。此外,意外情況也會來搗亂。

比如我現在本應坐在開往南寧的火車上,但座下的列車卻去往桂林。這是因為我遲了一分鐘,誤了火車,使得設想中的桂中[......]

閲讀全文 >>

李敬澤《青鳥故事集》

我更傾向於把這本書歸類為「讀書筆記」——雖然它看似由很多自成一篇的文章組成,雖然這些文章有散文的美、小說的形和考據的靈魂。

與通常讀完某一本書而作的劄記不同,李敬澤的閱讀相當廣泛,包括布羅代爾《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鄂多立克《鄂多立克東遊錄》、威廉·亨特《舊中國雜記》、喬治·斯當東《英使謁見乾隆紀實》、利瑪竇等《利瑪竇中國劄記》、斯文[......]

閲讀全文 >>

沈復《浮生六記》

沈復的《浮生六記》常與蔣坦的《秋燈瑣憶》、陳裴之的《香畹樓憶語》、冒襄的《影梅庵憶語》並稱「明清四大散文隨筆」,議者尤以本書為最佳。

本書享此大名,或尤賴民國文人之推崇。王韜、林語堂、郁達夫、俞平伯、葉聖陶等等,據說半數民國文人都表達過對此書的欣賞或喜愛。費穆曾拍過《浮生六記》的電影、俞平伯為本書做過校注,甚至翻譯成德文介紹往海外,林語堂更稱芸娘(本書中人[......]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