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出五嶺# D2 (粵)馬市鎮至(贛)信豐縣 99km

從湞江畔的馬市到桃江之濱的信豐,不過一百公里,不光跨了省,更是從珠江水系跨到了長江水系。

這兩個地方距離接近,又都以客家人居多,按說應該差別不大,但我卻發現,江西老表的食量遠遠超過他們的廣東鄰居。

信豐的特色小吃有蘿蔔餃和艾粑粑。類似艾粑粑的東西在其他地方也有,蘿蔔餃倒是第一次聽說,那是用薯粉做皮,蘿蔔做餡的餃子。在一家躲在巷子裡的老店,老闆說最少一屜起售,那是半米直徑的大蒸屜,裡面有[......]

閲讀全文 >>

#東出五嶺# D1 韶關市至馬市鎮 93km

本來,我此刻該在閩南某處,但事實上的位置卻在粵北。

又不幸誤了火車。不幸中的萬幸就是臨時搶到了今天清晨往韶關的火車票,解決了問題。

從韶關出五嶺本來是最初的計劃,但因為車票的原因,也因為有點「嫌棄」這條路線山不夠多,所以漳州成了首選方案。——現在「天命所歸」,還是來到了五嶺腳下。

所謂嶺南,即今天的兩廣和海南,得名就因為他們地處五嶺之南。五嶺即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和大庾[......]

閲讀全文 >>

#鵬城之東# D3 吉隆鎮至(汕尾市海豐縣)百安村 40km

早在知道汕尾這個地方之前,我就知道海陸豐了。

記得在某民國史上讀過,海陸豐民風極其彪悍,械鬥遠較省內其他地方為多,甚難管理。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海陸豐還發生暴動,死傷枕籍。

這是發生在1927年末的「海陸豐暴動」,由共產黨早期領導人彭湃領導。隨後還建立了中國最早的蘇維埃地方政權「海陸豐工農兵蘇維埃」。政權一共只存在了兩個月左右,便被張發奎率領的革命軍平定。中共當時的土改政策是「有土皆豪,凡紳必[......]

閲讀全文 >>

#鵬城之東# D2 背仔角至(惠州市)吉隆鎮 109km

當他們在騎車時,他們在幹什麼?

我不知道別人,當我的身體往復地進行機械運動時,大腦往往天馬行空。

比如,從道路不利於自行車與行人,我想到了言論自由是民主的基礎。今天我多是在馬路上騎車,而且必須如此,因為人行道消失了。情況並未因此變好,不管是鄉道省道還是國道,非機動車道依舊欠奉,甚至連路肩也是遮遮掩掩,幾乎不出現。我對這個設計有意見,卻不知該說給誰聽,更怕是說給誰聽也沒用。但若在另一種情形下,或[......]

閲讀全文 >>

#鵬城之東# D1 深圳市至(鹽田區)背仔角檢查站附近 59km

一切都變得有點生疏了。關於騎單車和單車旅行。

快兩個月沒有騎車了,連通勤都沒有。迫不及待地上車,騎了幾個小時後竟然發覺屁股有點疼——這是好多年前我第一次騎車遠行時才會發生的事。

這一路,也不大像是單車旅行的樣子——由始至終,我竟然一直在人行道上騎車。深圳的規矩,地方都盡可能地用來給汽車修路,非機動車和行人常常摩肩接踵於人行道上,而且人行道常常體現出一種吝嗇的設計風格。這或許是一座迅猛發展的年輕[......]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