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仙草

按:这篇小文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月左右,越到后来,细节甚至我最初想表达的感受都渐渐模糊,甚至一些新的想法也混杂进来,可我毕竟想有始有终,尽量给自己和曾经的感动一个交代吧。

此刻在火车内空调的催逼下我不停流鼻水,冷得无法入眠,所以何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回忆一下过往?

两个多月之前,旧单位的袍泽在上海聚会,地点在多台湾人和韩国人聚居的虹桥地区。得以见识和享受了“正宗的”台湾铁板烧之后,在一位台湾籍(法[......]

閲讀全文 >>

单车周末之无锡七房桥

按:之前环海南岛的时候,车骑得怎样不好说,但每天晚上都会用手机写下当天的日记,全程都坚持下来,我想这是值得保留和发扬的好习惯。来上海之后,第一次单车周末去苏州时也曾写了不少,可稍一懈怠,便功亏一篑,没能坚持下来。故此,打算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便有了此文。

D1  上海~七房桥~无锡~苏州  约205公里  晴转阵雨

今天拟定的目的地是无锡市七房桥,之所以设定这比较远的距离,一是想试验一下[......]

閲讀全文 >>

盲山

按:对于看过之后印象很深或被感动到的文字或是电影作品,如果不哪怕稍微几百言把那些感受记录下来,总会觉得对不起创作者们的辛苦与心力,恐怕终也浪费了自己的时光与自然流露出来的那些情感。于是,在记忆消失殆尽之前,用文字来报答作者们,并我自己。

盲山海報其实记忆已经模糊了。那是大约好几个月之前,无意中看到的一则笑话里提到了一位旅居德国(?)导演的电影《盲山》。出于好奇,当天便找来看了。

这部拍摄于2004[......]

閲讀全文 >>

「琼州环海记」D9 龙滚至海口 117KM

昨晚一边输液一边在网上搜索打点滴的危害,担心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没成想这两小瓶药水对我还真有神效。今早起来时和平常已无大区别,我又可以活动自如了。

因为之前对打点滴的效用并不确定,所以今早没有设闹钟,打算睡到自然醒,好让病走得快些。结果今天吃完早饭正式上路的时候已经快九点半了。

真是否极泰来,今天风终于停了,而且刚出发时还有零星小雨,越往北走,则天气变成晴间多云。这不冷不热又基本没有风的[......]

閲讀全文 >>

「琼州环海记」D8 兴隆至龙滚 62KM

我此刻正在龙滚镇华侨医院里打点滴,已经不大记得白天的事情了。昨晚可能吃了不新鲜的肉,早上起来肚子就感觉难受,而且这难受的感觉持续了一整天,直到现在。

早晨九点半左右才出发,继续向北开伐。从出发不久开始直到晚上吃饭时,今天很频繁地遇到迎面而来的三五成群的骑行者,我每一次都会挥手打招呼,但他们中的很多人似乎热情不高,甚至不太礼貌。而且很巧的是,今天从万宁上了一小段高速,看到对面几位骑士中领头的那位是和[......]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