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出五嶺# D4 雩都縣至瑞金市 79km

古代中國重「禮」,也就是社會規範。禮重差等,不可僭越。這種理念也體現在文字上,比如一般人的老婆不能叫「太太」,普通人去世不能稱「薨」,除了一國之都,城鎮均不可以「京」名。中國歷史的「京」屈指可數,河南開封在宋代稱「汴京」或「東京」,江寧在明代稱「南京」在「洪楊之亂」時稱「天京」,北平在清代稱「北京」。但有一個小地方,也曾自命為「京」,那個地方就是瑞金。

1931年11月1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

閲讀全文 >>

#東出五嶺# D3 信豐縣至于都縣 102km

初見貢水,甚為驚訝。一時想不起來全國哪個城鎮的河流——除了長江——也如此寬,如此豐沛,水質看起來還如此好。

之前看到一種說法,說于都(原為「雩都」,57年嫌雩字生僻,改現名)曾在兩個多世紀裏都是贛南的中心,心中頗疑。今天見到的這條河倒能解釋。在以河流為高速公路的古代,于都據著兩條河,貢水和梅江。梅江北溯可到寧都,但寧都反而在于都之北,而且地形上像個死胡同(所以抗戰中江西省政府一度遷至寧都,可[......]

閲讀全文 >>

#東出五嶺# D2 (粵)馬市鎮至(贛)信豐縣 99km

從湞江畔的馬市到桃江之濱的信豐,不過一百公里,不光跨了省,更是從珠江水系跨到了長江水系。

這兩個地方距離接近,又都以客家人居多,按說應該差別不大,但我卻發現,江西老表的食量遠遠超過他們的廣東鄰居。

信豐的特色小吃有蘿蔔餃和艾粑粑。類似艾粑粑的東西在其他地方也有,蘿蔔餃倒是第一次聽說,那是用薯粉做皮,蘿蔔做餡的餃子。在一家躲在巷子裡的老店,老闆說最少一屜起售,那是半米直徑的大蒸屜,裡面有[......]

閲讀全文 >>

#東出五嶺# D1 韶關市至馬市鎮 93km

本來,我此刻該在閩南某處,但事實上的位置卻在粵北。

又不幸誤了火車。不幸中的萬幸就是臨時搶到了今天清晨往韶關的火車票,解決了問題。

從韶關出五嶺本來是最初的計劃,但因為車票的原因,也因為有點「嫌棄」這條路線山不夠多,所以漳州成了首選方案。——現在「天命所歸」,還是來到了五嶺腳下。

所謂嶺南,即今天的兩廣和海南,得名就因為他們地處五嶺之南。五嶺即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和大庾[......]

閲讀全文 >>

#Ciao-Tschüss# D12 Lyss至Zürich 141km

雙十節次日凌晨一點半,精疲力竭地踩到了蘇黎世(Zürich)。這趟單車旅行來到了終點。

這篇是補記,所以是兩天的見聞,兼作跋。

今天沿途所見的風景幾乎是昨天的復刻,除了天氣變好,依舊乏善可陳。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一個下午見到了兩次彩虹。

這段路經過瑞士高原(法語:plateau suisse),說是高原,海拔只在400到600米之間。瑞士高原也稱為中央地帶(德語:Schweizer[......]

閲讀全文 >>

#Ciao-Tschüss# D11 Forêt Boulex某處森林至Lyss 54km

天氣預報非常準,夜裡果然下雨了。比起阿爾卑斯山頂上的暴風雨,這幾滴水根本不算什麼。這一夜睡得很香甜。但是,早上在大雨中收拾帳篷和行李,就不那麼愉快了,甚至有點狼狽。

天氣預報說這是一整天的雨,那這點狼狽就不算什麼了,反正怎麼走都會被淋濕的。

正在離開之際,有一位當地人過來,停車換好衝鋒衣和登山鞋,兀自登山去了。看起來這雨對當地人不算個事兒,真所謂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不過在這場冷雨中,更[......]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