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中島 敦《山月記》,代珂編譯

《山月記(さんげつき)》之於大多數日本人,就好比朱自清的《背影》之於大多數中國人,凡上過學的,總歸看過那個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無論喜不喜歡那篇課文。

《山月記》發表在1942年,戰後不久就被選爲國民教材,歷昭和、平成直至令和,與無數日本高中生打過交道。

中國語文教材選《背影》或許是因爲它脫離了文言,是早期白話文抒情小品的典範;《山月記》入選則是因爲它的「漢文體」——偏古典的文[......]

閲讀全文 >>

[日] 夏目漱石《我是貓》,劉振瀛譯

請諸君設想一下,把攝影機綁在貓身上,再由貓君來拍一集《鏘鏘三人行》。把出來的片子剪輯成文字,大概就是這本小說。

雖說是小說,卻沒有情節,貓君導演除了擅自出過一回外景,其他時間均在苦沙彌先生的陋室中記錄主人與朋友們的「清談」——其中最「隆重」的事件不過是某夜盜賊光顧(還硬生生把貓君嚇成了木雞),以及苦沙彌君「大戰」落雲館眾高足;另外寒月君與金田家女兒的「婚事」穿插了好幾回之久,也算是了不起的梗了。

[......]

閲讀全文 >>

[日] 井上靖《敦煌》

受到《樓蘭》利好的刺激,我跟進了作者另一部西域背景的歷史小說《敦煌》。

《樓蘭》裡的短篇「奇詭」的風格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曾期待長篇的《敦煌》能創造出一片更加奇幻與遼闊的天地。不過,結果跟預期頗有偏差,雖然也談不上失望。

這本小說結構有點仿章回體,內容按時間順序安排,讀起來比較平淡,文字簡潔,也並沒有特別出彩。但其實這看似平淡的故事本身就是一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的體現。

與《樓蘭[......]

閲讀全文 >>

[日] 井上靖《樓蘭》

在這本書前我從未聽過作家的名字。井上靖是一位新聞記者出身的作家,年近四十才抱定寫作為終生事業,以短篇《獵槍》成名,四十三歲以《鬥牛》獲得芥川文學獎,後屢屢獲獎,一度與巴金一齊被認為是諾貝爾文學獎的有力爭奪者。

本書由六篇相互獨立的,以古代西域為背景的歷史小說組成。在我看來,前四篇是「小說」,而末兩篇則像「歷史」。

小說文字簡潔流暢,有一種「很日本」的淡淡的或者說清新的文風,但也談不上驚[......]

閲讀全文 >>

宮部美雪《火車》

宮部美雪( 一譯宮部美幸,原名宮部 みゆき)的《火車》讀完。已經很久沒有讀日本推理小說了,上一次應該還是東野圭吾的《白夜行》正流行的時候。

這是一部不一般的推理小說。說它「不一般」,不單是它獲過獎,是因為它的故事好像比同類小說簡單,敘述方式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著者似乎寫作時帶有很大的對社會現實的關懷,以及擔憂,還有對作品中犯罪嫌疑人(或同類人)的同情。離奇的案情與炫技的推理似乎並不是重[......]

閲讀全文 >>

川端康成《古都》

若作為小說,因為對日本文化的了解太膚淺,所以對小說的故事、線索、佈局,對人物的對話、行為以及想法,我有無數的疑問以及不理解~簡單講,讀完之後沒搞懂故事,遑論其他。

但若以此為線索,《古都》發生的故事貫穿春夏秋冬,讓讀者得以一窺京都及周邊的山川河流街巷之美;經歷了四季裡為數眾多的節日,讓讀者對京東風俗乃至日常生活有所領略~川端先生絕對是一位優秀的導遊,他會讓你愛上這座城市~

即使仍然很難[......]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