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何偉《江城》,李雪順譯

大約在2007年,一位精通中文且深諳中國文化的美國朋友送了我一本《Oracle Bones》,那是我和Peter Hessler的邂逅。我翻了一下,但沒有讀完。

2011年,J君贈我一本《尋路中國(Country Driving)》。那時我還沒能把書的作者——何偉——和Peter Hessler聯繫起來,但我讀完了那本書。

我吃驚極了。

一方面,那些年中文說得好的外國人鳳毛麟角,[......]

閲讀全文 >>

[美] 邁克爾·波倫《烹》,胡小銳、彭月明、方慧佳譯

這本423頁的書沒有一幅插圖,卻成功地讓我走進厨房,而不是餐廳或是外賣軟件,達到了food porn的功效。我做了一次Mirepoix(Soffritto)打底但加了東方香料的燉羊排,還參考了德國和韓國泡菜的做法,泡了一墰的雜菜。

邁克爾·波倫(Michael Pollan)説,他不想靠説教把人們逼進厨房,而想「引誘」人們重操舊業。他至少在我這裏取得了小勝。

《烹——烹飪如何連接自然與[......]

閲讀全文 >>

張大春《認得幾個字》

現代白話文的歷史不長,大陸這一支發展尤其曲折,幾十年來,尚未茁壯,卻受到了「延安體」、「翻譯體」的污染。——内容上意義模糊、囉嗦,形式上語法不當,字、詞不準。隨手翻閲最近的新聞:河南省「今年對所有入境人員全部進行核酸檢測」,或是「紡織業就業形式趨於嚴峻」,還有前不久趙忠祥去世時馬伊利的那句「終於離我們而去」所引起的風波……管中窺豹,可見一斑。那些在台灣電視上常見的詞彙,比如「紓困(意爲救濟,排除困[......]

閲讀全文 >>

托尼·朱特《沉疴遍地》 杜先菊譯

我們推崇解決問題的人,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問題在哪裡似的。譬如足球,我們歸化外國球員,因為大家認為問題在於中國球員能耐不夠,聘請功勳卓著的洋教練,因為本土教練本事太小……對中國足球遇到的問題,若我們只能認識到這種程度,再過二十年中國足球恐怕就只能與波利尼西亞群島國家為伍了。

有時候,得有人告訴我們到底出了什麽問題。足球是這樣,比足球複雜得多的社會更是如此。

托尼·朱特(Tony Judt,[......]

閲讀全文 >>

余英時《人文·民主·思想》

最近欠了不少書債。這本書篇幅不長,早就讀完,加上近來香江有事,略有所感,就先還了這一篇。

本文述而不作。

先説説民主。民主,是西方特有的名詞,原本不存在於傳統的中國儒家的論述當中,但儒家傳統中同樣有許多因子,引導著中國知識分子對民主的向往。胡適之曾説希望民主有一天在中國實現,直接由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總統,選出執政者,只有這樣的一個選舉過程,轉移政權才不是什麽可怕的事情,才可以說和平的[......]

閲讀全文 >>

[美] 克羅斯比《哥倫布大交換:1492年以後的生物影響和文化衝擊》(鄭明萱譯)

西班牙人佔領美洲的歷史,是偉大的「大航海時代」的肇端,也是屬於「大征服者」科爾蒂斯、皮薩儸們的歷史——光榮的征服史,或者是印第安人頑强抵抗的史詩。——當然,近世的看法顛倒過來,變成令人不齒的殖民、壓迫與種族滅絕的不良記錄。

歐洲人對付頗具文明且人口衆多的亞洲人,花了不少力氣與時間。即便仍生活在鐵器時代的非洲,也直到19世紀才真正臣服。無論印第安人多麽落後,哪怕揮舞著木棍與石塊,成千上萬的武士[......]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