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N1流感,然后从当天晚上到现在我就发现嗓子不舒服、鼻塞流鼻涕——有轻微感冒症状……希望我只是巧合地感[……]

【閲讀全文】

又到九*一八

看来,“爱国”或多或少是一种政治活动。当新中国六十华诞将至之际,“九*一八”也不得不被这洋洋喜气所冲淡。今天各大门户网站要么一派歌舞升平,要么忧心忡忡于世界的经济,谁在纪念1931年的今天?——不复有几年前这个时候的喧嚣与叫嚷了。

倒不是要天天念叨着这仇,只是大家全年无休地与金融风暴与失业与医[……]

【閲讀全文】

九月十七、十八日记琐事

行动的车窗上的水珠通向暴风雨

最近在闹大台风,所以常常风雨交加,来去无常。

广州这地方,平时天气糟糕空气也脏,可每到台风将至,天气会异常地好,空气也透明一般,如同回光返照(反过来说也成立)。

我非常喜欢台风来临之前的那段时间,不仅凉爽,而天空常常会呈现一种非常特别的色调,再加上乌云的衬垫,以及偶尔会始料不及地出现一片[……]

【閲讀全文】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害怕房东知道屋里死人会觉得晦气而惹出很多麻烦。迫不得已。

生时是个穷光蛋,死去时不值一钱的,如草芥如敝[……]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