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o-Tschüss# D7 Cascinette至Aosta 75km

腦科學界有個名詞叫「即視感(法語:Déjà vu)」。今天我一走進酒店的房間,便有一種強烈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我來過這個地方。——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在這次旅行前,我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有個地方叫Aosta。

就像翻越秦嶺有華容道、陳倉道等等,翻越阿爾卑斯也有很多條道,比如Col de l’Iseran(最高)、Great St. Bernard Pass。 Aosta地處阿爾卑斯山脈腹地,是[……]

閲讀全文 >>

#Ciao-Tschüss# D6 Valenza附近波河畔至Cascinette d’Ivrea 92km

晨曦中的波河,水面上霧氣氤氳,水鳥低掠過河面。隨著太陽緩緩升起,水天之間漸漸被染上不同的顏色。空無一人。

昨晚我還在這裡第一次看到了那麼大那麼近的北斗星。——如果我平常看到的北斗星像一個甜點勺那麼大,那昨晚看到的至少得有飯勺子那麼大。

除了風景,波河還為我供應了水源(其實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用波河水煮了意麵、雞蛋和茶做早餐。我不確定河水的乾淨程度,但至少我還活著。

現在,我跨過了[……]

閲讀全文 >>

#Ciao-Tschüss# D5 Pietralavezzara至Valenza附近的波河畔某處 75km

Alessandra城邊有條人行道,地上鋪滿了厚厚的金黃色的落葉,只在有人走動的地方空出了一條小徑。下午的陽光照上去,特別醉人。

我想這條路如果在中國,清潔工恐怕會被扣光薪水,居民也會抱怨不已吧?

我一直記得第一次在台灣看到過在平常街巷與民居比鄰的神廟,記得這發現對我的世界觀形成的衝擊。廟居然可以是一牆之隔的鄰居,雕樑畫棟富麗堂皇的廟居然可以與普普通通的鄰居和諧自處。

我總覺得當[……]

閲讀全文 >>

#Ciao-Tschüss# D4 Chiavari至Pietralavezzara附近 74km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會是什麼味道。

晚上九點過,在Campomonorone鎮小教堂門口的公交站裡吃完一整個披薩,便開始了一段4公里多的爬坡,海拔上升400多米。聽起來不算什麼,但實際坡度我覺得遠超10%,因為車頭都已經朝著漫天的星星飛去了。

越往山上走,路燈越來越稀疏,沿途荒村野店都已經沉沉睡去,星光倒是越來越分明。又想起岑參那句「今夜不知何處宿,平沙萬里絕人煙」。[……]

閲讀全文 >>

#Ciao-Tschüss# D3 瑪格拉河口至Chiavari 90km

200公里外的都靈(Torino),尤文圖斯正2:0領先著歐冠小組賽的對手勒沃庫森,安聯球場內外一定熱鬧非凡。同一時間,我所在的海濱小鎮Chiavari卻睡得都要打鼾了——除了極少數幾個地方,所有的商店飯店都打了烊,路上行人稀疏,汽車也沒幾輛……地中海之濱的小城像極了冬夜裡的中國北方城鎮,哪有一點兒做遊客生意的樣子。

不過,以我這幾天的所見,其實意大利好多地方的人都在這麼不緊不慢地生活。我再[……]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