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邕行# D4 遷江鎮至(南寧市)思隴鎮 78km

當夜色四合,地處山區的思隴冷得徹骨。馬路上冷冷清清,鋪滿路面的泥漿倒映著如豆的燈光,讓人愈發感到寒冷。

我剛到這裡的時候,卻是另一番景象。那時趕上學校放學,小學生們蟻集到丁字路口,等著擠上公交車回家。那些拼命塞人的公車不得不多停留一會兒,這也加劇了這座處於交通要衝的鎮子的擁堵,丁字路的各個方向上都排著幾百米的長龍,在陡坡上和泥漿裡等待了很久的司機不耐煩地響起了喇叭。司空見慣的行人不慌不忙地在泥地[……]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D3 柳州市至(來賓市)遷江鎮 119km

寒潮的前鋒趕上了我,這是陣陣毛風細雨傳來的消息。

我不認為這是天留客的暗示,反而因此打消了在柳州多待一天的想法,繼續上路。

在路上,又遭遇了寒潮的信使。當時我正經過一片無邊無際的甘蔗田。在淒迷的細雨和無限循環的甘蔗的包圍中,我突然感覺自己是一座移動的城堡——我的軀殼躲在風雨難侵的衣服裡,身體保持著與外界30°C的溫差,通過耳機裡的音樂與另一個不在場的遙遠的世界保持著連接,湯唯還時不時說幾句話([……]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D2 百壽鎮至柳州市 約118km

柳州古稱「龍城」,還有個更形象的名稱叫「壺城」,因為「三江四合,抱城如壺」。三江中最大的一條是柳江。柳江上游在龍江注入之前稱融江,再上到黔貴交界地方融江東西各分一支流,東來的稱尋江,西來的稱都柳江。都柳江會流經古州,即今天的貴州省榕江縣。

我小時候就聽家父說過去從榕江下柳州的水路交通相當通暢,榕江地區原始森林的大量木材直接被順流放到柳州,柳州的木製品也聞名於世。所謂「穿在蘇州,玩在杭州,吃在廣州[……]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D1 桂林市至(永福縣)百壽鎮 90km

昨天說過桂林到柳州有便捷的水道,也有沿河修築的公路,但因為想爬坡,就繞進了越城嶺(?),走山路去柳州。沒想到,這次跟UCI想了到一起。

UCI是Union Cycliste Inernationale的縮寫,即國際自行車聯盟,自行車運動世界裡的最高權威。它旗下的頂級賽事包括環法、環意和環西等。這兩年UCI在廣西設置了與環法同一級別的分站賽。兩個月前的環廣西賽將一個爬坡賽段設置在柳州桂林之間,路線[……]

閲讀全文 >>

#桂邕行# 引子

為跨年騎行選一個目的地,不是一件容易事。所剩假期的長短固然是一個限制,天氣也會掣肘,比如有一年打算從臨安過黃山、鄱陽湖、廬山到九江,但剛過昱嶺關(就是九紋龍史進戰死的地方),因為山上太冷引得膝傷復發,旅行不得不中輟於歙縣。此外,意外情況也會來搗亂。

比如我現在本應坐在開往南寧的火車上,但座下的列車卻去往桂林。這是因為我遲了一分鐘,誤了火車,使得設想中的桂中東、巴、鳳的山區騎行化成泡影。但若樂觀地[……]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