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仙草

按:这篇小文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月左右,越到后来,细节甚至我最初想表达的感受都渐渐模糊,甚至一些新的想法也混杂进来,可我毕竟想有始有终,尽量给自己和曾经的感动一个交代吧。

此刻在火车内空调的催逼下我不停流鼻水,冷得无法入眠,所以何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回忆一下过往?

两个多月之前,旧单位的袍泽在上海聚[……]

【继续阅读全文】

八月十五日祭忠魂

初听说8月15将全国默哀,我还有些暗喜。后来弄清此是为不久之前的甘南天灾的罹难者默哀——希望不幸的人们能安息——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天本有至少同等值得纪念与哀悼的事件与人物。

六十五年之前,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接受《伯茨坦公告》,接受无条件投降,并发布《停战诏书》,至此八年全面[……]

【继续阅读全文】

話題與曆史

不少網上論壇曆史版塊中的話題充斥著轶事奇聞,比如“李莲英是怎样给慈禧太后洗澡的”、“古代皇帝的情色图片”、“周总理生前想见的最后一个人是谁”、“毛泽东:贺子珍是对我最好的一个女人”、“风流大唐-李世民和他的子孙们的欲望唐朝”云云,曆史呈現出怪力亂神般面貌。讓我聯想起小時候車站碼頭夜市街邊的那些聳[……]

【继续阅读全文】

八卦一则

之前数周来昏天黑地的瞎忙总算迎来了今日的“盛典”,而活动的“成功”使得我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可以放假,之后至少半个月内我终可以稍稍喘口气休息一下了。

以上只是背景,因为今日八卦的重点无关工作,而是借着这会的机缘,我今天意外地遇到一个人。下午时被邀请作为演讲嘉宾的北大深圳研究生院一位J先生[……]

【继续阅读全文】

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N1流感,然后从当天晚上到现在我就发现嗓子不舒服、鼻塞流鼻涕——有轻微感冒症状……希望我只是巧合地感[……]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