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7 野人谷鎮至紅坪鎮(神農架) 68km

離紅坪二十來公里,在穿過一條兩公里長的隧道後,之前平平無奇甚至略顯平庸的沿途風光陡然一變。

森林顯然更「野」了——從植物的複雜、穩定程度,想必是進入了森林演替的高階,即便不是原始森林,也是天然次生林。道旁更是野花亂長——從西安一路來,攏共也沒見到這麼多花呀。

更有一條小溪,斗折蛇行,與試圖攔路的岩石相激盪,化身一汪一汪的潭,一條一條的瀑,繼續高歌猛進地往南而去。沿途還有生力軍,畫著一條條的白線,從山上直落,加入這場遊行。

這溪還有一處不一般,她緊挨著百丈高山。那些高山並非光禿禿的岩壁,而是[……]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6 竹山縣至野人谷鎮 87km

一直對大巴山的界線很困惑,今天仔細研究了一下。大巴山是漢水與嘉陵江的分水嶺,也分隔了漢中盆地與成都平原。具體而言,大巴山呈西北-東南走向,延綿約500公里,其北濱漢水,南連巫山山脈,東望襄陽,西毗嘉陵江。

也就是說,其實自旬陽渡過漢水,業已進入大巴山範圍了。——但我以為房縣往南才是,錯過了嘰嘰歪歪的好時機。

沿途所見倒是沒有太大的差別,本地區城鎮也「秦巴山區」自稱。

今日離了竹山縣,又進山地,村鎮疏落,離塵囂又漸遠。雖然不沿河,但一路有很多壩子,自然也多了很多莊稼。——在雨中,呈現出一派恬[……]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5 平利縣至(湖北省十堰市)竹山縣 106km

朝在秦,暮至楚。

從平利東行不多遠,越過「關埡」,便進入湖北地界。

春秋戰國時,楚國最早開始修築長城,時稱「方城」,發中國長城之濫觴。五百公里(現代推算)的楚長城以類似「∩」的形狀,橫亙陝西、河南、湖北,用以防備秦、韓、魏。「關埡」自古是秦楚邊塞,疑是楚長城之西端。關埡兩側,兩千三百多年的遺跡至今仍存,並經修葺,加刻銘文,供後人瞻仰。當時城牆、城樓、烽火台等均為夯土修築,所以真正能保留的極少。

楚長城確曾發揮過設計者所希望達成的功效,但最終結果如何,你一定耳熟能詳。人類歷史上,若完全只依靠[……]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4 旬陽縣至平利縣 102km

料想今日行程輕鬆。旬陽南下平利縣的路一直沿著河谷,蓋無大起伏,何況路程不過80公里。

可實際上,走錯了路,繞進了山里,結果大相徑庭。——明明點的是清湯鍋底,上來的卻是超級麻辣鍋,還概不退換。

其實山路的前50公里也是山高水長、林深鳥棲、雞鳴犬吠,好不愉悅的,直至石門遭遇攔路虎。土人說,坡好陡,你自行車騎不上去的。我心想,儂怕是不知阿拉的厲害。結果一到嶺下,我懂了。

面前這梁子(土人如此稱山嶺)和路,江湖上和地圖上都籍籍無名,也非此地特有——但凡在山區,聯通那些住在「深山更深處」的村落或人家[……]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3 仁河口鎮至旬陽縣 62km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話說昨夜得知前往旬陽方向正在修路,車輛需繞行——打開高德一看,果不其然,而且一併入S102便一直封閉修路,直到旬陽縣城。

在我的前進方向上,僅有此路,別無他途。

早晨起來,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讓我愈加惶恐。

逡巡許久,終於在快十一點的時候出發了。

剛出仁河河谷,雨卻停止不下。道路方面也傳來好消息。在S102的交會路口,多方打聽得知今天往南可以放行!只不過路況很糟糕,當地人去旬陽多是繞遠路或者坐火車,盡量不走此路。——還有驚喜。就在這個路口,有船去往下[……]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