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晉之蒙# D2 淌泥河村至(延安市)永鄉 96km

今天的夕陽還在耀眼的時候,我在永鄉住下了。雖然天光尚明,但若繼續前進,打聽到的消息是10公里內均無住宿。

事實上能在永鄉住下也頗不易。永鄉的核心區是兩條L形的街道,各長不過兩百米,仔細搜過兩遍也沒有發現旅館。若不是當地人指點,我不可能知道此地唯一可以提供住宿的竟然是一家婚紗攝影店。——這個秘密怕也不是每個當地人都知道,好幾個人都告訴我原路折回洛川縣城才有旅館。

這家「旅館」和昨晚一樣的不光是價錢,它同樣不能洗澡——昨晚那家好歹有浴室而無熱水。此處直接讓最傳統的方法都無用武之地。更有甚者,這裡似乎[……]

【閲讀全文】

#秦晉之蒙# D1 (西安市)涇陽縣至(銅川市)淌泥河村 107km

沒想到,正式出發的第一天就騎了一段夜路——這是因為我沒料到這一路都是上坡。另一個沒想到,是第一天就用上了為延安之後準備的寒衣——隨著日影西斜,氣溫從20來度快速地降至9度,似乎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早晨出發時盤算著今天趕到哭泉鄉,去數落一下虛假的孟姜女景點。雖然一路爬坡,但進度不錯,滿心以為天黑前能到。可後來在地圖上發現哭泉可能沒有住宿,更要命的是這一天的山路終於在金鎖關之後放出來一個大boss。而此時的我已是強弩之末。

當我依稀地看見「宜君梯田」的大牌子之後不久,天全黑了。我爬到了淌泥河村口。[……]

【閲讀全文】

#秦晉之蒙# 長安北顧

自2011年以來,每年若沒有一兩次1000公里級別的單車旅行,彷彿生命都不再完整。

季秋之時,終於迎來了今年的第一次長途。

這次旅行本該來得更早——在世界盃之後,環法與環西自行車賽的間歇,從巴黎南下,越過比利牛斯山,經巴塞羅那,到達馬德里,再伺機去往直布羅陀或里斯本。但由於換工作和搬家,期待已久的第一次歐洲大陸騎行不知得推遲多少年了。

在冬天到來前,必須得騎出去。——往哪裡去呢?

首先冒出來的方案是東南亞。從馬來半島北部的檳城到中南半島南端的普吉,探訪這條對生物遷徙一定起過重要作用的地峽;或者就[……]

【閲讀全文】

[日] 夏目漱石《我是貓》,劉振瀛譯

請諸君設想一下,把攝影機綁在貓身上,再由貓君來拍一集《鏘鏘三人行》。把出來的片子剪輯成文字,大概就是這本小說。

雖說是小說,卻沒有情節,貓君導演除了擅自出過一回外景,其他時間均在苦沙彌先生的陋室中記錄主人與朋友們的「清談」——其中最「隆重」的事件不過是某夜盜賊光顧(還硬生生把貓君嚇成了木雞),以及苦沙彌君「大戰」落雲館眾高足;另外寒月君與金田家女兒的「婚事」穿插了好幾回之久,也算是了不起的梗了。

既然清談是重點,他們談了什麼?

「……淋灕盡緻地揭露和嘲諷了資本傢、統治者,批判了金錢萬能的社會和盲[……]

【閲讀全文】

曹聚仁《我與我的世界》

在讀這本書之前,我所知道的曹聚仁是抗日戰爭時期的隨軍記者。我一直想讀的是他的《採訪本記》、《採訪外記》、《採訪新記》那類的書。但讀過本書,我對那些書的興趣被削弱了許多。

本書是曹聚仁的自傳——準確地說,是計劃中百萬字三大卷的自傳的第一部分。只是他齎志而歿,連這「第一卷」也是曹某的學生代為校閱出版。

書首有篇代序專談傳記文學,想來出自曹某之手。在讀過「五百種以上」各類傳記文學後,曹某以史家的視角來品評傳記,不乏有趣的觀點。他很推崇法國作家莫洛亞(Andre Maurais, 1885~1968)所[……]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