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11 巴東縣至大支坪鎮 81km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下午五點的時候,仍在爬坡。當時海拔在1600米左右。雨還未停,天光漸黯,雲霧卻越來越濃。之前經過綠蔥坡的時候,鎮子如同鬼城,本就人少,濃霧瀰漫,連街邊招牌上的字都快認不出來了。

六點,爬到了1700米左右,終於開始下坡。濃霧已經吞沒了道路,只好借助汽車的尾燈,來判斷前途之走向。隨著海拔下降,漸漸衝出雲層,露出些許天光。但沒高興一會兒,又陷入另一片雲雨中。

七點,仍然在踩。並不像預期那樣一下到底,下坡路依舊起起伏伏。憑著電筒的孤燈,和路旁護欄的反光,頑強[……]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10 南陽鎮至巴東縣 85km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本有三條路徑過長江。從巫山縣或是白帝城(奉節)渡江均是優選。由於糟糕的天氣,實際路線卻是距離最短的巴東。

當我在江陽的高山上,看到谷底的長江、對面的巴東山城,西望巫峽,東眺西陵峽,這壯美河山似乎在說「選我沒錯」。

但若把鐘錶的指針往回撥數小時,看似美好的結果卻來自糟心的過程。今天巫山大發神威,我一天都在穿雲走霧,大半天都在淋雨。

穿雨衣(還漏水)爬山,又冷又熱,渾身濕嗒嗒,水汗交加的體驗,不說也就罷了;可還讓我看了一整天的白雲白霧——毫不誇張,沿途除[……]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9 紅坪鎮至南陽鎮 87km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本想繼續遊山攬勝,可惜天無成人之意。霪雨霏霏,任你更上一層樓,自有浮雲遮望眼。冷雨還把人趕回旅館,開著電熱毯蜷在被子裡。遂提前下山。

這一下不得了,居然從海拔2000米平台直落到200米平台。——恕我孤陋寡聞,除了在台灣從武嶺下落到埔里或是花蓮,我真不知道大陸哪個地方還有這樣急劇變化的落差。

在巨大的落差中,當可觀察到植被垂直分佈上的變化,可惜區區對植物學所知寥寥,只能含糊地講海拔越低地區的植物多樣性看來越差,更多山坡也被墾為耕地。

我能明確感知的是氣溫的垂直變[……]

【继续阅读全文】

#三山行# D7 野人谷鎮至紅坪鎮(神農架) 68km

離紅坪二十來公里,在穿過一條兩公里長的隧道後,之前平平無奇甚至略顯平庸的沿途風光陡然一變。

森林顯然更「野」了——從植物的複雜、穩定程度,想必是進入了森林演替的高階,即便不是原始森林,也是天然次生林。道旁更是野花亂長——從西安一路來,攏共也沒見到這麼多花呀。

更有一條小溪,斗折蛇行,與試圖攔路的岩石相激盪,化身一汪一汪的潭,一條一條的瀑,繼續高歌猛進地往南而去。沿途還有生力軍,畫著一條條的白線,從山上直落,加入這場遊行。

這溪還有一處不一般,她緊挨著百丈高山。那些高山並非光禿禿的岩壁,而是[……]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