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仙草

按:这篇小文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月左右,越到后来,细节甚至我最初想表达的感受都渐渐模糊,甚至一些新的想法也混杂进来,可我毕竟想有始有终,尽量给自己和曾经的感动一个交代吧。

此刻在火车内空调的催逼下我不停流鼻水,冷得无法入眠,所以何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回忆一下过往?

两个多月之前,旧单位的袍泽在上海聚[……]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