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零*八*宪*章*》有莫大关系,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声明推崇了刘氏“长期以来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的[……]

【閲讀全文】

八月十五日祭忠魂

初听说8月15将全国默哀,我还有些暗喜。后来弄清此是为不久之前的甘南天灾的罹难者默哀——希望不幸的人们能安息——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天本有至少同等值得纪念与哀悼的事件与人物。

六十五年之前,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接受《伯茨坦公告》,接受无条件投降,并发布《停战诏书》,至此八年全面抗战与[……]

【閲讀全文】

岁月神偷

以香港电影树立的形象——尤其是最近所树立的形象——来揣度,我一直以为《岁月神偷》是讲一个或一些列小偷的传奇的电影,跟赌神类似。结果大吃一惊,与我预期大相径庭,这是我最近看过的印象极深的好电影(但愿我之前有没有对别的电影讲过同样的话)。

我以为,好电影没有必要是“大片”,但好的电影一定要讲一个好故事[……]

【閲讀全文】

慢走,不送

作為一個 google 的忠實用戶以及擁躉,在大多數時候我對這家美國公司是信任與支持的,只是這次恐怕會是個例外。

今天淩晨 google 正式發佈消息宣佈“停止对谷歌中國搜索服務的過濾審查,并将搜索服務由中國內地轉至香港”,之後不久 google.cn 的訪問即被自動轉向至 google.com.[……]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