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橋《這一代的事》

動筆之前,照例在網上搜索了一番。所好奇的作者生平事蹟,資料很少;對他文字的評價與爭議倒是意外地多,紛紛擾擾。

以我能看到的資料,爭論始於散文家柳蘇寫的《你一定要讀董橋》,這篇發表在1989年《讀書》上的文章以「書卷氣」、「文字優美」譽之;之後作家陳子善甚至編了一本《你一定要看董橋》,輯錄眾學者對董[……]

【閲讀全文】

譚正璧《文言尺牘入門》

初中時學校開過一學期的文言書信入門課,由一位頭髮灰白的戴眼鏡的老先生講授。自己愚魯,當時就沒學好,時至今日,老師所教的早已璧還。

我早先認為文言書信最麻煩的是那些客套話。敬語因人因事因時而異,不可混用,更何況那些客套話還喜歡用「生僻字」;即便都記住了,應置之於信中何處,也頗讓人撓頭。

後來偶爾在[……]

【閲讀全文】

#縱貫南朝鮮# D5 道東書院山頂至釜山市 181km

凌晨五點多就有韓國騎友攻上山頂,那時尚未天明。

過不多久,不知從山下何處傳來念誦的聲音,但顯然不是和尚在念經。在有節奏的念誦聲中,眼前的黑夜被一點點地抹去,江山漸漸顯形。江上升起團霧,山間騰起蒸雲,影影綽綽,如太虛幻境。

一下山,便來到道東書院。書院依山面江而建,大門前有一株巨大的銀杏樹,樹上的[……]

【閲讀全文】

#縱貫南朝鮮# D4 Samdeok-ri至(大邱)道東書院山頂 135km

過了大邱之後,天就黑了。

為了明天能到釜山,只能繼續趕路。誰知道,走出去還不到40公里,在道東書院前,居然遇到一個極陡的坡,更糟的是,還遇到了扎胎。

在山頂上路燈和電筒光下補好了內胎,卻對是否繼續前進至十來公里外的可能有住宿的城鎮感到猶豫。

山頂往東可以眺望城鎮的燈火,往西看則山下的道東書院一[……]

【閲讀全文】

#縱貫南朝鮮# D3 金陵洞至Samdeok-ri 106km

語言不通的時候怎麼與人進行複雜一點的交流?——靠動作表情神態聲音,連猜帶比劃……更重要的是,遇到無比熱情的韓國人。

為減輕後兩天的負擔,今天趕了一段夜路。

當路上的騎友越來越少,天越來越黑,不管地圖上還是目力所及,仍沒有任何住宿點的跡象。

突然間,一個意想不到的旅遊諮詢中心出現了。

雖然英語[……]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