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人文·民主·思想》

最近欠了不少書債。這本書篇幅不長,早就讀完,加上近來香江有事,略有所感,就先還了這一篇。

本文述而不作。

先説説民主。民主,是西方特有的名詞,原本不存在於傳統的中國儒家的論述當中,但儒家傳統中同樣有許多因子,引導著中國知識分子對民主的向往。胡適之曾説希望民主有一天在中國實現,直接由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總統,選出執政者,只有這樣的一個選舉過程,轉移政權才不是什麽可怕的事情,才可以說和平的[……]

閲讀全文 >>

[美] 克羅斯比《哥倫布大交換:1492年以後的生物影響和文化衝擊》(鄭明萱譯)

西班牙人佔領美洲的歷史,是偉大的「大航海時代」的肇端,也是屬於「大征服者」科爾蒂斯、皮薩儸們的歷史——光榮的征服史,或者是印第安人頑强抵抗的史詩。——當然,近世的看法顛倒過來,變成令人不齒的殖民、壓迫與種族滅絕的不良記錄。

歐洲人對付頗具文明且人口衆多的亞洲人,花了不少力氣與時間。即便仍生活在鐵器時代的非洲,也直到19世紀才真正臣服。無論印第安人多麽落後,哪怕揮舞著木棍與石塊,成千上萬的武士[……]

閲讀全文 >>

朱自清《歐遊襍記》

1931年8月,朱自清赴倫敦進修英國文學和語言學,後遍訪歐陸,次年7月方返。回國后,把見聞發陸續發表在《中學生》雜誌上,後集結成書,便有了《歐遊襍記》和《倫敦遊記》。

這趟壯遊從威尼斯(Venice)開始寫起,經過佛羅倫斯(Florence,今大陸譯為「佛羅倫薩」)、羅馬(Rome)、滂卑故城(Pompei,今譯「龐貝」),在意大利轉了一圈后,越過阿爾卑斯前往瑞士。盧參(Lucerne)、立[……]

閲讀全文 >>

#閩南行# D4 長泰縣至廈門市 46km

通常意義上,閩南指的是泉、漳、廈三地,加上金門;廣義上的閩南,則包括晉江流域與九龍江流域之間的地區。

在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中,此處最早的土著是「閩越人」。閩越是「百越」的一支,而百越是漢族對東南少數民族籠統的稱呼,包含了眾多部落。其中很可能還融合了福建本地的土著「七閩」,以及浙江來的「於越人」。閩越人建立過王國,曾為滅秦和打敗項羽出過力,後因叛漢被滅,其民被大量遷往江淮。此地真正融入中華文化大[……]

閲讀全文 >>

#閩南行# D3 祥華鄉至長泰縣 109km

閩南人民——尤其在鄉村的閩南人民——實在是熱情好客。

中午在仙都村買補給,又獲賜茶。一邊喝茶,老闆娘一邊問我,剛剛從大地村過來,有沒有去看土樓。我有點尷尬地說有,但事實上,我被土樓對面的出殯儀式吸引了,沒顧上去看土樓。

還沒看見土樓,就先瞧見村口的路上有一大夥人,我還以為是紅喜,原來是白事。在離我較遠的地方,簇擁著一群披麻戴孝的人,雖然沒有「五服」那麼講究,但誰是至親、誰是遠親、誰是打[……]

閲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