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2 蘭西縣至明水縣 113km

今天幾乎就要用上帳篷了。

昨天我離開哈爾濱,哈市當天就查出了幾個病例,整出了幾個中高風險地區,在途中派出所還打電話給我做流調,因為他只是例行公事,我也出城了,所以並不在意。可昨天吃飯住店時,店家一聽我是哈爾濱過來就明顯地緊張,旅館老闆娘還當著我的面說「哈爾濱來的,得隔離吧~」,我想他們的緊張不是因為怕被我傳染,因為他們連口罩都不戴,他們或許更怕被連坐隔離和關店——換句話說,他們怕的和我怕的應該差不多,都是「不確定性」。

今天有人問我從哪兒來,我就不再提哈爾濱三個字了,一路相安無事,但到了明水縣,情況就截然不同了。旅館的人告訴我,今天接到派出所通知,只要行程碼上有哈爾濱、大慶等幾個地方,一律不許接待。大旅館這麼說,小旅館也這麼說,這個命令倒是簡單明了,至於被拒絕的人接下來是不是得睡大街就不是人民政府要操心的事情了。

吃了幾回閉門羹後,我就決定先吃飯,然後繼續往前騎,在天黑前找一個地方搭帳篷露營。

吃完飯,臨出城前,看到一旮小旅社,是一老太太開的家庭旅社,半地下室,一條走廊連接了五間房,老夫婦自己住一間兼做前台,每間房只比一張四尺床略大,像一個地洞,唯一的口是一扇門,一走進去手機信號都沒了,走廊的盡頭有一個廁所,自然是不能洗澡的。——我知道只有這樣的旅社才有可能收留我。果然,花了三十塊住下,也不用登記。雖然這個條件和住帳篷相比只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區別,但考慮到未來五六天我或許只能住帳篷,我至少得先把設備的電充滿,就住下了。

接下來也有很意思,我去找澡堂,結果不管是澡堂還是浴場還是水匯,對凡是到過哈爾濱的人都不給洗——當局真是做得滴水不漏。好在我有「童子功」,回到旅店燒了一盆熱水用最省水的方式洗了個簡易的澡。

晚上快九點的時候,店家老太太來通風報信,讓我明早五點前走,否則怕是封了城就走不了了。——三年了,為什麼一切都沒有變?!

我此刻很難打起精神來描述今天的旅程見聞,何況一路上依舊乏善可陳。略說幾點:松嫩平原真是平,這一百來公里路幾乎是直線,國道又平又直,鋪裝質量也不錯,當作高速用應該也沒話說,雖然限速80,但他們在過道上設收費站跟汽車收費,這就不大好了吧。

我看到有人在路邊賣西瓜,但那西瓜特別大,「王婆」說有八十斤,我正驚嘆,王婆又說,這不算啥,還有一百來斤的——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西瓜。

還有,我見有人在路邊的林子裡採蘑菇,收成還不少,每人有半籮筐呢。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38.5
住宿:30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