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22 金河鎮至根河市 86km

根河市原名額爾古納左旗,1994年撤旗設市,因市區臨近根河而得名。根河市是鄂溫克人聚居之地,不過鄂溫克並不是此地的主要民族,跟全國絕大部分地區一樣,走在大街上是看不出任何鄂溫克的特徵的(鄂溫克沒有文字,當然,就算有也沒有用)。——從一個無知的旁觀者的角度,我看鄂溫克有四個特徵:生活森林裡(鄂溫克是族群自稱,意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們』,也有人解為『下山的人們』『住在南山坡的人們』,全都說明他們住在山林中)、(用槍)打獵、使鹿、信仰薩滿。這幾個特徵哪個能存在於現代中國?

建國後當局曾嘗試過讓遊獵的鄂溫克定居,58年把鄂溫克搬遷到了奇乾,奇乾就在額爾古納河右岸邊,離鄂溫克傳統獵場不遠,鄂溫克和馴鹿不習慣也不喜歡圈養,所以(如果可以說所以的話)那次嘗試失敗了(據說現在奇乾已經荒廢,只剩邊防軍人);2003年,情勢今非昔比,當局全面禁獵,鄂溫克放下了獵槍,和他們的馴鹿搬進了根河市西郊。現在根河市以西四五公里有一個敖魯古雅使鹿部落景區,或是那次定居的衍生品。——鄂溫克分佈在中、俄、蒙古,中國的鄂溫克分為索倫、通古斯、敖魯古雅三部,前兩個都是歷史性的,現在應該只有敖魯古雅部了。

在根河市區裡河邊上,有人放牛,城郊的草原也有牧羊牧馬的,但為什麼不能讓鄂溫克牧馴鹿呢?我想不明白,難道是一旦進入森林就很難再找到他們,就不便做核酸了?

今天本想往西去莫爾道嘎鎮,當地人說那一路七十多公里全是土路,土路在晴天無非就是顛簸和灰塵,在雨天則可能是泥淖,雖然出發時沒有落雨,但天有不測風雲。思之再三,還是騎上了嶄新的柏油路往南來了根河,遺憾地放棄了莫爾道嘎、室韋、恩和三站。

出發時的天色看起來很讓人放心,但風雲詭譎,變幻莫測,十來公里路後就開始落雨,仍是「沾衣欲濕」的小雨,當然仍能把人淋透。十一點之後,雨漸漸止住,甚至偶爾能見到久違的陽光,等到下午三點我進入根河市,天已經徹底放晴,傍晚還出現了漂亮的晚霞。看來這一波的雨結束了。

今天的非常簡單直接,阿龍山鎮和根河市海拔相當(均不及700米),兩者之間有一座最高海拔1000零幾十米的山(此行的新高度記錄),翻過這座山後,一路緩下坡就到根河市。這座山雖然海拔比較高,但屬於平台型的大山,坡度不大,也沒有明顯的埡口,若不是看海拔表的讀數,我完全意識不到已經爬上了這麼高的山。

在山頂平台區的路邊,在離阿龍山鎮約46公里的地方,有一座中國冷極的雕塑,設計得很有意思,是「冷」字的變形。底座上的說明稱這個經緯度測得極端低溫是零下52度,全年平均氣溫是零下4度——我到時氣溫是6度,比平均數高很多。

在離開雕塑時,有一個人拖著一台兩輪小板車正朝這裡走來,毫不起眼,我以為是當地人,打了一個招呼就走了,他回了禮,我扭頭看時才注意到他的小板車上有一個大登山包和其他行頭——他很可能是一位重裝徒步者。這個時候往北走,按正常步行速度,他到漠河鄉應該是半個月後了,想必那時候已經下雪了吧~祝他平安!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34.5

住宿:74

補給:23.2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