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10 加格達奇區至勁松鎮 87km

今日沿途風光尤勝於前。

地形地貌並沒有變化,還是起伏的山、樹林、沼澤濕地和草原,我想區別在於距離——山近了一點,樹林該近的近了一點,該遠的遠了一點。今天的沿途風光是這樣一幅畫面:近景是沼澤或草原,中景是一片片樹林,遠景是莽莽的青山,整體顯得既有層次又遼闊;而前幾天的情況是要么視線被近處的樹林遮擋,要么視線得一直跑到天邊才能看到棵樹,總覺得自己和眼前的景色很疏離。

其實單就樹林而言,前幾天路上所見的更好看些,因為樹種比較雜,更具多樣性,樹木也更粗壯,而今日沿途森林由兩種樹所主導——落葉松和白樺,且樹木都很瘦弱。落葉松到了這個季節,樹葉變成鐵鏽一般的顏色,我覺得不好看。

我還發現到一個怪現象,有一回我穿過一片草地去松林,我才注意到草地上有很多樹樁,直徑都比碗口小,斷面都很整齊,想必是被人砍的,但每個樹樁上都有碳化的痕跡,難道是砍了樹之後還怕它再長出來所以把樹樁給燒了?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風光好,也有多布庫爾河的功勞。今天溯多布庫爾河北上,中途也好幾次跨過了這條河,每次看到這條美麗的河都忍不住停下來多看幾眼。這條河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保持了自然的樣貌——沒有水壩,沒有人工堤岸,河流蜿蜒曲折,四處開汊,自在流淌。我們見慣了一條河像一根水管一樣只在一條河道裡流,但自然界的河流原本不止有一條河道——除非在山區河谷受限於地形,比如怒江——而是在一條主河道周邊有無數大大小小的如同毛細血管的分支河道,而且隨著時間變化,因為泥沙或汛枯等原因,河道和它的毛細血管也可能變化,所以在主河道附近會形成大範圍的沼澤濕地、湖泊,這或許就是沿途多沼澤的原因。

除了風景,今天也遇到了一些值得一記的人。出發以來,今天我第一次見到了其他的自行車旅行者——兩個人,一男一女,穿著亮色的騎行服,每人掛了兩個和我一樣的後馱包。他們與我相向而行,看見我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於是我向他們揮手致意,那位先生似乎無動於衷,他身後的女士倒是熱情地跟我揮手,接著我們就各奔南北了。相較而言,今天遇到的幾位摩托車旅行者則更主動些,碰巧他們全都同我一樣往北走,有幾位騎士經過我時向我鳴笛致意,還做了加油的手勢。除了惺惺相惜的旅行者,今天也有好些當地人主動跟我聊天,當我在加格達奇街邊停下來加衣服或是買藥,或是在古源鎮吃泡麵,都有當地人來打招呼,問我一些諸如你從哪裡來、往哪裡去、騎了多久了、每天能騎多遠之類的常規問題,還有人說天冷,邀請我去他那裡打開水……但他們全都會說同一件事,那就是漠河很冷了,多穿點。

其實還不用到漠河,太陽下山之後,我今天吃完晚飯走出飯店,就已經感受到那股寒涼了。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27

住宿:2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