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16 北紅村至北極村 100km

北極村,原名漠河鄉,這裡1860年才開始有人居住。清末在漠河發現黃金,李金鏞受命開辦漠河金礦,將原已棄置的二十五個驛站重修,增加成三十三站至黑龍江源頭(蓋今恩和哈達附近),漠河鄉的應是從那時起才成氣候。之後漠河曾短暫地為俄國人佔據。在1917年至1947年間,此地為漠河縣,那時是中國最北的縣,但如果我沒弄錯的話,國民政府從未直接管理過此地。當地人說「北極村」的名字是2007年改的,用意應與把大草甸子村改成北紅村相同。雖然行政級別上從鄉降為村,但它一躍成為5A級景區,可以整個把自己圍起來收門票了。現在進一次漠河鄉收費68元。

我很難理解為什麼中國會允許鄉、村級的行政區域把自己整個變成景區然後不讓人隨意進出(如同允許把國道、省道劃入景區然後向行經者收「買路錢」)。同樣難以理解的是,好好的漠河要改成北極,大草甸子要改成北紅,中甸要改成香格里拉,崇文要改成東城……難道不時常露出本色就會活得不自在嗎?

在景區門口接客的客棧老闆娘說,她一整天就接到了我一個人;即便是中秋假期,昨天和前天也就各接到了一波;不止她家如此,其他民宿也是五十步百步而已,所以好多旅店已經關了門,原因當然是「疫情」。即便疫情已經重創了本地的民宿業者,但我進入景區(進村)的時候,工作人員對我這唯一的遊客不但不殷勤,反而輪番盤查、登記,還要我報告最近幾天去過哪裡,一副拒人千里的態勢。恐怕只能說「苛政猛於虎」。

不過老闆娘說今年的七八月旺季時生意好的不得了,後來因為哈爾濱有過一陣疫情,景區(村)就關閉了,這次黑龍江數地又有疫情,所以他們(我猜她所指為本地管理者)其實百般不希望遊客來。到十一結束後這裡就完全歇業了,直到元旦至元宵的另一個旺季到來——但我十分懷疑之後的景氣能否恢復。

今天是連續第三天住在江邊,但第一次在肉眼範圍內看見對岸的俄國鄉村(黑龍江此段不寬,或不及黃浦江)——一個只有一百來人的叫Игнашино的村莊,雖然地處遠東,似仍有歐洲鄉村的風味,看起來它並沒有大張旗鼓地把自己弄成一個「看!對面是中國」的旅遊景點。它安靜得就像江水。

今天一路上依舊是「山不人煙水不橋」,但我準備充分,早晨從客棧買了兩個剛出爐的大列巴,又填肚子又好吃。至於沿途景緻,今天艷陽高照,碧空如洗,陽光喚醒了沉睡的風景,但所呈現的只是這一路的標準配置,並未特別準備驚喜,甚至轉入G111國道向北後,連平淡的風景也蕩然無存。

至此,大興安嶺部分的旅行過半,接下來就要往南走了。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2

住宿:80

門票:68

補給:14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