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17 北極村 0km

今日休整。

北極村顯然知道北紅村的維度比自己更北,所以它把「中國最北點」石碑上的字剷掉了,把碑挪到了不顯眼的地方。但它們任一個所說的「最北」都只有象徵意義,而非事實,中國的地理最北點在北紅村往東偏北不遠的黑龍江中心航道處,53°33′N 123°16′E(來源:自然資源部)。

至於說在北極村可以看極光,並非虛構但有點誇張。從美國空間天氣預報中心所公布的極光觀測指數看,漠河Kp指數為9,概率上講每11年僅有4天有可能在這裡用肉眼看到極光,漠河氣象站自1957年建立以來到2010年,僅觀測到58次北極光,很多所謂的極光,可能只是高緯度地區特有的「夜光雲(Noctilucent)」。

話說回今天。今天是整個大興安嶺地區的全民核酸日,照例所有商店中午12點前不得營業(實際觀察有的飯店自我加碼成一整天),所有人出門原則上只能有一個目的——被捅。據說這個地區一周大概捅兩次。

下午解嚴後,我去了鎮上唯一的一家藥店,結果門上貼著新鮮的封條,這讓我想起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裡,強盜在阿里巴巴家門上作的白色記號,我也恨不得像馬爾基娜一樣悄悄地給每一家作相同的記號。我想拍張相片記錄一下,一個當地人上來阻止了我——看來大家都心知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藥店關了門,我就去了鎮上唯一的衛生院。還沒進門就照例一頓掃碼、登記(這不合邏輯啊!要是我的行程碼有問題壓根兒就進不了村,可村中的醫院、旅館什麼仍要反复查,顯然是他們誰都不相信誰),在登記前我已自報了要去的科室,可登記後看門人才說這裡沒有耳鼻喉科和口腔科,只有中醫科屋裡坐了一位大夫,就讓我去看看,號也沒掛。跟大夫略說症狀,他連望聞問切也省了,直接說我們這裡沒有藥,讓我去藥店看看——看來他還不知道網店被封了。我又請他開點宣通理肺丸,他說現在呼吸道相關的藥「都特別少」,意思就是NO。——那一刻我在想,我們當下的主要矛盾真的是「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矛盾嗎?

即便只有半天,也足夠逛這個小鎮好幾遍了。「神州北極」碑那塊地方如果作為旅遊景點,我覺得只夠拍到此一遊照,如果作為城市公園,倒很值得一逛,確實是花了心思設計的,雖然有點雜燴的味道,雖然完全沒有考慮過無障礙。順便說一句,「神州北極」這幾個字是啟驤所書,啟驤是愛新覺羅氏,是雍正的九世孫,是啟功的堂弟(一眼看去還以為又是啟功的筆墨),只是不知道這位愛新覺羅氏寫字時是什麼心情?他們祖傳的北極可還要北得多,當然,丟掉江山的也是他們自己……

One more thing ,傍晚時分,就在這座公園的吊橋北側,毫無徵兆地,有一匹淡黃色的馬從我面前橫著跑了過去,我還以為是我眼花了。周圍沒有人,也沒有其他馬,想必並非有人牧馬或遛馬,難道那是一匹正飛越瘋人院去追尋自由的馬嗎?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6

住宿:80

補給:23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