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19 (黑龍江)漠河市至(內蒙古)滿歸鎮 137km

落雨了。雖然不大,但給它一點時間,足以把人淋透。天氣預報未來三天都是雨,躲是躲不過去了,只有上路,往南走反而有機會早點兒脫離雨區。

防水的行頭穿戴整齊,唯獨缺了防水鞋套。因為嫌它佔地方,又心存僥倖,出發時沒有準備。但辦法總是有的,找來兩個塑料袋套在鞋外面,得叻~

從漠河到滿歸接近140公里,中間要翻一座海拔890多米的山坡(此行的新紀錄),又落雨,我九點才出發,以為今天肯定到不了,已經做了在雨中搭帳篷的準備。根據地圖顯示的信息以及從旅館打聽到的情報,這一路上「什麼都沒有」,又是一片荒野。出城走了二十多公里,確是荒無人煙,也沒有一塊平地,情況跟去北紅村那天如出一轍,但再往前走一點,人氣就多了起來——離城40公里、66公里處分別是潮河林場和潮滿(滿潮?)林場,都已經建成了自駕車的驛站,有停車場,雖沒有食宿,但有廁所和水(河水、溪水),還有遮雨的地方可以搭帳篷;86公里處是黑龍江與內蒙古交界的埡口,兩側都有房舍,也有可以搭帳篷的平地。即便這樣都錯過,沿途仍有數個林業管護站,即便管理人不允許進屋過夜,在周邊的平地上搭帳篷應該不成問題。

順便說一句,中午在潮河林場休息區吃飯,有兩隻小型犬先是朝我吠,看我在吃東西,卻又跑到我跟前巴巴地望著,饞涎欲滴。我給牠們分了一點兒麵包,牠們就更不肯走了,可牠們哪知我只是泥菩薩。後來觀眾席上又來了一隻體型更大的,仗著體型大膽子也肥,圍著我嗅一嗅拱一拱,但牠們都沒越界,我也懶得搭理。當時是這樣一幅畫面:我坐著吃東西,有三隻狗在圍觀,一隻甚至還進入了表演區,若遠處有同類出現,那牠們便飛奔過去跟那邊廂打一架或是打個招呼,又飛奔回來繼續欣賞我進食。為了結束這場尷尬,我一吃完就走了,多坐一分鐘都不敢。

中午飯時,還刮了一大陣南風,把雨雲都吹去了我的後面,接下來一路上都不下雨了。下午四點後甚至偶爾見得到太陽。

午飯後不久,我遇到了一位環華(他自稱不是)的自行車旅行者,從上海出發的,已經走了一年半了,現在去漠河,以後繼續走走停停,說是要走到春節再回家。我問他去了那麼多地方,對哪裡印象最深,他答陝北,延安那邊,因為人很熱情。——這個答案挺讓我意外的。祝他一路順利!

終於,很意外地,在天黑盡前,我居然到了滿歸,不用在雨中搭帳篷了。——更意外的是,我進滿歸鎮的時候,鎮子黑咕隆咚的,只見幾家開著燈,我還以為我走錯地方了。

今天上午的路線是溯老槽河而南,翻過分水嶺之後,先順著敖雅古魯河南下,待它匯入激流河後便溯激流河直至滿歸。這幾條河都很漂亮,河道蜿蜒曲折,兩岸都是密林,老槽河和敖雅古魯河河道三十來米寬,激流河則大得多,至少七八十米闊,水流亦疾,大轉彎很多,更像那些史詩級的美國西部片裡的大河。

在敖雅古魯河邊有兩個敖雅古魯部落,賣點似乎都是看馴鹿,但都打烊了。能夠打烊的部落應該不是部落,只是景點。不知什麼時候我們的旅遊產品也能和在台東一樣提供真正的原住民部落體驗之旅,他們的原住民當然也靠觀光賺錢,但更是宣傳自己部落的文化和特色,在每個部落都有自己不同的體驗項目,他們不會打烊,因為那就是他們的家,他們的生活;只有可能你訂不到,因為他們不會為了錢而無限量供應,每天只有有限的名額。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50

住宿:8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