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23 額爾古納市東北某處至黑山頭鎮 67km

昨天之所以不願趕夜路進城,另一個原因是不願辜負沿途的美景。果然,與G331國道匯合前沿途所見是G332國道舊道上最後一段風景,恐怕也是今天唯一的風景。

轉入G331國道後,尤其是從拉布大林(在大興安嶺西麓,額爾古納市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拉布大林」或「拉布達林」,沿途公路號誌牌上只出現過拉布大林,這是鄂溫克語,大意為尖山下的平原)往西,是典型的高原草原,一馬平川,空餘遼闊,難覓美景。

有時整個地平線上除了草原什麼都沒有,世界彷彿被一分為二,上面是天,下面是草原,雖非時時處處如此,但其遼闊可見一斑。可惜遼闊不等於美,今天稍稍有意思的景色都必須待其他「演員」的加入,不論是一輛拖拉機、一匹馬、一頭牛、一塊號誌牌,不然會顯得過於空虛,像一塊乾淨的畫布。快到黑山頭鎮的時候,遠處有一脈棱角分明的山,平原上有一曲水,水的周圍是錯落的樹林和濕地,再配上周遭一望無際的草原,才算有了可觀賞的風景。

正因為今天無比空曠,我處於「四戰之地」,風伯的終於展現了真正的實力,風勁的時候,我連走直線都困難,其他就更別提了。我被風消磨得身心俱疲。但戲弄我只是順便而為,風伯的正經事是運輸——今天早晨還是萬里晴空,可風伯仗著自己的勢力大,非法從西天的俄國走私進來了大量的雲(不知海關有沒有給那些雲測核酸),到了下午天空已是層雲密布,陽光和藍天只能偶爾露個臉。風伯一手遮天竟至如此。

從拉布大林往西,房舍、人家、村莊、農場、牧場、景點、餐飲住宿的地方……沿途所在皆有——我不知有多久沒有見過這麼多的人煙了。到了黑山頭鎮,雖然只是一個小鎮,但因地處要衝,旅館多得不得了,而且遊客也很多——同樣地,我不知有多久沒有見過這麼多遊客了。

此前沿途住宿,我就算不是旅館唯一的客人,也是寥寥無幾中的之一;今天住的這家青旅,在我之後又來了三五撥客人,我本以為會獨享這個六人間,誰知傍晚來了一位深圳蛇口的自駕的朋友,倒也好,若不是跟他聊聊天,我都沒意識到我已經很久沒有說過這麼多句話了。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5

住宿:51

補給:28.2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