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35 漫江鎮某處至長白朝鮮族自治縣 約106km

一座海拔約1600米的嶺把今天的路途一分為二,嶺兩邊的風光各有特點。

上嶺的路沿著頭道松花江溯溪而上,兩側的山緊緊地夾住河谷,谷中森林茂密,其中多有粗壯、挺拔的參天喬木,林下則是小溪,水流疾,清冽可以飲用。雖然沒有繽紛的色彩,但古樹森森,流水淙淙,別有一番風味,這是炫目、張揚的長白山森林不常展現的恬靜內斂的另一面。

通過山頂隧道後,公路順著十九道溝河谷一路下山直到鴨綠江邊。這段河谷風光是今天——甚至是從延吉出發以來——最驚艷的部分,即便今天天氣不佳,下午還下了小雨。這條河谷比嶺另一側的要寬一些,谷中沒什麼樹,但兩側山林茂密,色彩繽紛——它的色彩比起前幾日的穠要收斂了幾分,看起來很舒服。河谷的美不只因為山林調整了色調和飽和度,更重要還是在於距離,因為河谷中沒有樹木遮擋視線,行在路上,從溪邊到山頂的垂直方向上,以及在幾十公里長的水平方向上,都能看得真切,山林就有了充分的空間施展本領,畫成了巨幅的山水長卷。

——這河谷迷人的風景,我總覺得似曾相識,搜腸刮肚想起從神農架往南去巴東的路上,下的那條河谷好像也有類似的美景,兩者的植被不同細節當然有差異,但神似,異曲同工。

穿過4.8公里長的山頂隧道後,和美景一同出現的似乎還有壞運氣,先是GPS碼表出了故障,無法記錄,後來在看起來乾淨平整的嶄新柏油路上竟被細碎玻璃渣扎了胎(這是本次旅行的第五次,空前,但願絕後),在小雨中路肩上補胎時還欲速不達地補了三次才補好。後來我聽說在我扎胎同一時間段,昨晚和我一同露營的小夥伴摔了一跤。——請原諒我宣揚封建迷信,昨晚我們駐紮的房子裡,和我們睡覺那間相通的另一間空屋子深處,有一具「水晶棺」——實質上是一台裝飾過的冷藏櫃,但黑燈瞎火的看起來有點刺激,我們還故意拍了恐怖效果的照片,然後,然後今天我們都倒了霉(誤~)。真是無巧不成書。

第一眼看到鴨綠江時吃了一驚,因為她又窄又淺,哪裡配得上「雄赳赳氣昂昂」的氣勢。也因此,對岸朝鮮國惠山市(혜산시)近得觸手可及,看起來跟一個普通的中國縣城差不多;比起我們這一側山林鬱鬱蔥蔥,對面山已經被砍成了禿子;到了晚上,長白縣城非常浮誇地把幾乎每幢建築的邊線都裝了LED燈,晚上全開啟,還bling bling的,顯然是故意給對面看的——看來我們在朝鮮面前才能有些老大的樣子。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62

住宿:60

補給:21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