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4 伊安縣至訥河市 108km

昨天一整天層雲密布,下午還下了一場雨,誰想今早一陣濃霧散去後,艷陽高照,萬里無雲。

排隊測完核酸吃過早飯之後已經不早了,但我還是決定繞路走,因為我仍不死心,想在離開松嫩平原之前看看黑土地上的村莊,於是我棄用導航,自個兒設計路線,專挑那些更可能穿村過屯的縣道、鄉道、村道。如果不把地圖放到特別大,根本就看不見那些路,有的甚至算不得路,不過是黑土地上留下的車轍印而已。最後的結果再次印證了我的那套理論——越是道路級別低的路,越有可能遇到風景。

離開縣城沒多久,就受到了白楊、白樺、綠柳的夾道歡迎,除了他們,沿途相迎相送的還有染了金髮的稻米、含苞待放的玉米、年輕的黃豆,他們來的人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根本沒法保持社交距離,路邊完全鋪排不下,那些後來的都已經站到天邊去了,他們肯定聽不到我的重要講話了——管他呢,其實也沒什麼重要的。在這些雄偉的方陣四周,則有小樹林和草場起起伏伏,偶爾還有些池塘水窪。一眼看看過去,除了莊稼多了點,其他的跟我在英格蘭或瑞士農村所見別無二致,再加上好天氣的加持,非常漂亮。當然,這些都是沿途的風景——沒有哪一處特別美,但沿途有這樣的景色相伴,一路都是好心情。

今天大大小小的農村也逛了個夠。小的屯只有十來戶,各家都房子拍排成兩排,整整齊齊;在大一點的村莊,村民房舍則散落,但基本保持幾何形狀排列。每家屋前都有個大院子,有人在院子裡也闢出一片玉米地,有人則圍出一個牛圈。他們既講實用主義,也講浪漫主義,幾乎家家的院外都種上了鮮花,有的村子甚至在村里村外的道路兩側也栽上了花。有意思的是,不管哪個村,有幾種菊花是大家一定會種的——百日菊、波斯菊、萬壽菊。不知何故。

今天太陽特別大,好在沿途常得到林蔭道的蔭庇,它們把酷熱擋在外面,只把漂亮的光斑放進來。但我有一點沒有想明白,為什麼道路兩邊的楊樹或樺樹的樹梢會在路的中線上方握手(就算還沒有也快摸到了),它們為什麼不垂直往上長,而且路兩邊的樹為啥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傾斜?

說到這裡,我還有一件事也不明白,在絕大多數時候,玉米地(其他也一樣)和公路很近,公路邊的草地有各種生長旺盛的雜草,但那些雜草只會長到玉米地的邊緣,在玉米植株之間沒有一根雜草(我只在很少數的玉米地見過有少量的雜草成功地打入了玉米植株之間)。這裡莊稼面積無比大,肯定不可能是人工除草,那他們是怎麼做到讓雜草在此止步的呢?難道只是除草劑嗎?

下午四點,西北方的天空開始聚積大量的雲,之後從雲聚的地方(是的,有點奇怪)刮起了大風,由此我才知道,原來玉米地也能發出海浪的聲音。

最後五公里,下了一場十塊錢的雨——因為我在那裡撿到了十塊錢,沒過幾分鐘,就開始下雨了。就這樣,結束了愉快的一天,到了訥河。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54

住宿:115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