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5 (黑龍江)訥河市至(內蒙古)騰克鎮 88km

今日晴空萬里,但刮不小的西風。

離了訥河市奔西走五十里,跨過嫩江,便進入了內蒙古地界,迎面而來的城鎮叫莫力達瓦旗,在這裡守衛著內蒙古門戶的是達斡爾人,這裡是達斡爾族的自治旗——全國唯一的達斡爾自治地方。

達斡爾是契丹的直系後裔,和蒙古人有共同的祖先「東胡」,在清代和鄂溫克等一起被歸入「索倫部」。我所知道的最有名的達斡爾人是中國最後一位(目前為止)皇后——也就是溥儀的妻子——婉容皇后。我認不出達斡爾人,但一路上所見的男女,感覺面部和身體特徵比較像蒙古人(也可能他們就是~)。

進入內蒙古沒有迎賓酒,只有免費的落地核酸。於是,我一早上就被捅了兩次,而且第一次還是我花了16塊錢請人捅的——也是我自己犯傻,明明要去內蒙古了,我還整個黑龍江的核酸幹哈呢!

過了莫力達瓦,便上了G111國道沿著嫩江西岸轉往北走——也終於擺脫了西風的羈絆。但沒走多遠,後輪又扎胎了。五天之內兩次扎胎,這絕對打破了我的個人記錄。希望這個記錄永遠不要再被打破了。補胎倒是容易,但用便攜打氣筒打6bar的氣可費勁了——誰要是能發明一個和便攜打氣筒一樣輕便的電動氣泵就好了。

補完胎我才注意到背後的小坡上有半間關帝廟。我說半間是因為它比一般的鄉村宮廟幾間殿,但又比兩進三進的寺廟少很多東西;說它是關帝廟也是推測,因為它既沒有山門也沒有牌匾也沒有楹聯,只是香爐的銘文上有關帝廟的字樣。這間廟沒有人煙沒有香火,但在它的各處都有人奉上的供品——有信徒甚至在離殿很遠的空地上朝東供奉了魚、肉、酒、瓜果,肉都還沒腐爛,不知等下會不會被狗沾了光——這說明這個關帝廟是在役的,而且常有人來。我在東北的鄉間見過基督堂、天主堂,但本土信仰的宮廟這是第一間。

過江之後,我注意到沿途的土地都變成了黃色,黑土地消失了,或許正因如此,嫩江西岸的植物明顯不如對岸的茂盛和茁壯,連玉米都要矮一點(也可能是品種不同)。除了土壤不同,地形也變了,這一岸屬大興安嶺的邊緣,所以起伏很多,但比較緩,坡度一般在3%至5%之間,對於騎兵來說應該如履平地,即便如此,這一側的起伏也遠遠大於對岸。沒想到一條嫩江隔出了兩個世界。

一路無話來到了騰克鎮,這是嫩江邊的一個鎮,面積不算太小,但看上去極蕭索,一共就兩間旅社,以及用手指頭可以數的過來的大小飯店,所以我來的時候旅社都沒有人,老闆正忙著收拾她剛摘回來的蘑菇呢。

One more thing,我在訥河市看到的,有人在大型無人機——應該是農用無人機——底部拴了好長的鞭炮,點起來應該就能實現「屌炸天」的效果吧。大疆要不要為東北兄弟開發一款新產品?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55

住宿:20

補給:21.5

核酸檢測:16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