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行紀 D13 塔河縣至二十二站 88km

塔河縣大小街道設有新款的喇叭用來廣播,昨天傍晚廣播的內容是數落美國,今晨的則是誇耀中國新冠疫苗如何好接種數量如何大云云。塔河人民天天聽,不知道信不信?

在視覺上,宣傳單位也不落下風。最近這些天在路邊最常看到兩種宣傳口號:「身在最北方 心向黨中央」「最北最冷最忠誠 最偏最遠最放心」,離塔河縣上國道的路口又有好幾個——也不知道這麼諂媚是給誰看?

今天的公路下了山,周圍開闊了些,但景色讓人提不起一點兒興致。公路近處的樹林稀疏,不少落葉松只剩一根黑色的樹幹杵在那裡,不知是提前入冬了還是已經枯死了,而遠處山坡上的森林也像是禿子頭上的頭髮一樣,遠沒有草地多。不知這是因為保育前砍伐過度,還是當年的大火殃及此地。後來我在馬林林場看到一座紀念1987年五·六火災的紀念碑,才確認這裡的山林確實被燒過。只不過幾十年過去了,其他地方的新樹都長高了,為啥那些山卻依然不毛?

轉入加漠公路和X203縣道後,樹林變得和前幾天一樣濃密了,但仍沒有什麼亮眼的風景,因為如牆壁一般的樹林讓你只能看見前方、後方和頭頂的天;加之今天雖是晴天,太陽卻像隔了一層紗窗照射下來,不夠通透,天空的藍也像被洗得褪了色,這些樹林就更不出彩了。——並不是我審美疲勞,今天這一路確實沒什麼風景。在這樣的環境下騎車讓人直犯困,下午我就躺在公路邊的樹蔭下睡了一覺。

中午時到了瓦拉幹鎮,這鎮子人太少,飯店都沒有了,我就在一座新建的公路客運站邊上準備吃乾糧,這時有人來邀請我進屋去吃,還給我燒了一壺開水。原來這棟房子既是客運站,也是社區委員會的辦公區,邀請我的人就是政府工作人員。我在大廳裡吃飯,廳裡有一張乒乓球桌,而我吃飯時聽到隔壁房間裡有人在打台球——他們的生活真是豐富多彩且健康。車站的公共廁所也值得一提,因為那是這一路上我遇到的第二間能夠沖水、有自來水、甚至還有一個正常工作的乾手機的公共廁所,更重要的是進去不需要登記。

一路無話到了二十二站。二十二站又叫「斡路站」,這個名字是康熙時代起的,是第二十二號驛站(也是兵站)的意思。沙俄從16世紀末起為了毛皮開始向西伯利亞擴張,到17世紀時其探險隊和哥薩克已東進至黑龍江流域,並屢次與大清發生衝突,屢屢被擊退(朝鮮王朝應清朝之邀還曾兩次派鳥銃手支援對俄作戰,均取勝),為了與俄國作戰,清朝建立了從齊齊哈爾到額木爾(今黑龍江南岸的興安鎮)的交通運輸線,其中墨爾根(今嫩江市)以南為水路,以北為陸路並建立驛站,大約每60里一站,共二十五站,這裡是第二十二站。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3

住宿:20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