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行紀 D7 奎勒河鎮外河邊某處至烏魯布鐵鎮 60km

露營的生活就是早睡早起,因為無所事事。昨晚八點多就睡了,凌晨兩點多醒了一次,三點多醒了一次,四點多被一陣「快閃」的雨吵醒,然後就起來看日出了。總體而言,昨晚睡得挺香。

日出沒見著,但見到無比炫目的火燒雲,眼見著東邊的天空由魚肚白漸漸增加了暖色調,後來愈發地變紅,那絕不是一般朝霞的那種淡的緋紅,那就像整個大興安嶺都燒起來才可能有的濃烈的紅,說是火燒雲確實毫不誇張。最壯觀的景象大概只持續了不到二十分鐘。

因為清晨的那場陣雨,還有露水和一夜呼吸的冷凝水,帳篷濕漉漉的,但太陽一直不露頭,晾也晾不乾,只好把帳篷和水都裹起來,下午再找地方晾曬。——這是每一個露營者都需要處理的問題之一,露營也不是每個細節浪漫的。

到大楊樹鎮之前路況很差,坑坑窪窪不說,在下陡坡路段還有很多細沙礫石,自行車輪胎比較窄,在這樣的路面上很容易打滑,尤其若是突然剎車抱死的話,大概率要翻車。正因如此,我避讓不及,軋傷了一條小蛇——也不排除是我前面那輛汽車幹的——我看它一小截腸子都出來了,尾段被一顆二指大的石頭壓住了,但它居然擺脫不了,我把石頭挪開後,它就滑向路對面去了,搞不清它到底傷的重還是輕,但怕它有毒(且記仇)就沒送它一程,目送而已。

今天還有一次跟蛇險些親密接觸。我打算在路邊的溝坎休息,正要在坎上坐下,正底下溝裡有一條小蛇突然遊走出來,估計是被我驚到了,但它一動也把我驚到了。仔細看了一下,跟我軋的那條不是同一個品種,要不然它可能就不逃了。

後來還發生了一次near miss的交通事故。當時是在平整的公路上,我正高速下坡,看到一隻小松鼠(尾部毛比較少的那種)在路面左側,打算過馬路,它也看到我了。它猶豫了一下,我也猶豫了一下,我們之間距離不斷拉近。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它猛地朝前方直衝,我只得趕緊剎車減速,最後結果是它成功地過了馬路,但它和我的前輪最近的距離估計不到二十公分。

今天的地形起伏較昨日更大,昨日所見者「丘」,今日所見者,已可算作「山」——但它還不是常見的高低錯落的山,因為從遠處看它仍是比較平緩的起伏,但是走在路上可以感覺到起伏越來越大,這種地形跟黃土高原有某種類似。

沿G111的國道故道走,烏魯布鐵鎮應該是去加格達奇路上最後一個鎮,所以就在此休息(曬帳篷)。進鎮的路上,商店沒幾家,有也沒營業,滿目蕭索,人也沒一個,那感覺好像美國老式西部片,主人公走進小鎮,空無一人,只聽到主人公靴子的馬刺的聲音,只看得見風卷起黃沙。——進入內蒙古之後,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看似廢棄的小鎮了。後來聽說不少人搬去更大的大楊樹鎮了,好在這個鎮還留下了唯一一間家庭旅社和一間家庭澡堂,對我來說,這就足夠了。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9

住宿:20

淋浴:15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