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遊 D15 幫別新村至城河村 49km

不知是體力不如從前了,還是這山確實難爬,翻完第一座山的時候,已經快下午三點了。

在河邊吃了點東西,繼續翻第二座,又要重新爬升800米。到四點多,離埡口還有400米的相對高差,距離不十公里,可愈發力不從心。

剛好在城河村口見到一個大院子,便去問下能不能借塊寶地搭帳篷。原來,這個院子是村委會,村幹部全出去辦事了,兩個從鎮裡到村裡公幹的幹部接待了我。因為明早有換屆選舉的大會,所以在院子裡搭帳篷不大妥,不過他們陸續給了幾個辦法。首先是可以開車送我翻山去,但我還是想自己騎;後來又提出可以把單車留在村委,晚上跟他們一起回芒棒鎮住旅館,明早再跟他們一起回村委;再後來還說我可以住在村委的「客房」,如果我不嫌夜裡老鼠比較多的話。我自認為第三個選項最不麻煩他們,所以就留在村委過夜。

坐下後,跟一位鎮裡的幹部聊天,這位幹部不到三十歲,是北理工畢業的,騰沖人,喜歡到處旅行和一些刺激的運動,徒步穿越露營什麼的就不說了,還喜歡皮划艇、滑翔翼之類——這麼洋氣的運動,我覺得在北上廣也算小眾吧,可在他這裡一切都自然而然。他說原想回騰沖可以「偷閒」,有時間從事他的愛好和探索一些新的有意思的地方,不過似乎「被坑」了,一直為工作所累。很幸運,他還跟我分享了他蒐集的騰沖各鄉鎮的野溫泉的情報。

我們喝茶聊天,直到吃晚飯。——是的,他們還款待我一起吃飯。

吃完飯,大家圍著火塘烤火擺龍門陣,他們的方言我能聽懂個大概,反正就是大大小小的村里的事,這種聊天或許也是開展農村工作的一種方法。於是,我就像火塘邊的一張凳子一樣,靜靜地坐著,盯著跳動的火舌出神。那時,卡帕的話出現在我腦子裡——在現場。旁觀。

烤火的時候也不能閒著,把兩個西紅柿,幾根辣椒扔進火塘裡烤,或是在碳灰裡煨,熟了之後合在一起捶爛,加點鹽和花椒,做成醬,再烤一個粑粑,裹著醬吃,這就是烤火時絕佳的零食和宵夜。——這勾起了我遙遠的記憶。

等我沖完澡,火塘夜話已經結束了,整個村委就剩我一個人。抬頭一看,漫天星光燦爛,銀河比我在大理時還更近了些。

多幸運的一天。

【是日花費】

  • 飲食:17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