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o-Tschüss# D7 Cascinette至Aosta 75km

腦科學界有個名詞叫「即視感(法語:Déjà vu)」。今天我一走進酒店的房間,便有一種強烈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我來過這個地方。——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在這次旅行前,我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有個地方叫Aosta。

就像翻越秦嶺有華容道、陳倉道等等,翻越阿爾卑斯也有很多條道,比如Col de l'Iseran(最高)、Great St. Bernard Pass。 Aosta地處阿爾卑斯山脈腹地,是Great St. Bernard Pass道上的必經之地,重要性就像漢中之於秦嶺。這地方曾經是古老的凱爾特人(Celt)的村莊,羅馬人後來進行了擴建,修建了水渠、競技場和劇場。事過境遷,當年羅馬人在阿爾卑斯附近山谷修建的定居點當中,Aosta成了遺跡保留得最多的一個。

可能因為這些原因,也因為今天是週末,夜晚的Aosta成了一個熱鬧的地方。在幾乎貫穿城區的老街上——與佛羅倫薩不同,但與中國很相似,這條街已然「士紳化」了,酒吧餐館林立,居然還有賣奢侈品的商店——週五之夜聚集了愛喝酒愛熱鬧的人和遊客。

進入意大利以後,我在Aosta第一次見到這麼多年輕人。之前,不管是騎摩托風馳電掣,還是騎著單車、跑步各種運動,抑或是遛狗散步,哪怕是三五成群地坐在街邊、公園裡聊天……大多是中老年人。不過你也別小瞧了他們,這裡畢竟是意大利,年輕人能做的事——尤其是喝酒————老人家也做得了,很多酒吧門口坐著的有一半中老年。

到Aosta之前,一直沿著Fiume Dora Bàltea河緩慢爬升。河水呈現漂亮的灰藍色,配上金色的陽光與漸起的多彩秋色,再點綴上散在山谷各處的村莊房舍,所見都是風景畫。應了那句詩,「南山與秋色,氣勢相與高」。

一般只要進山風光都不會差,只是這裡谷寬山大,風景別具一格。沿途在一些孤立的山頭上,常看到一些城堡或碉堡的遺跡,看起來很雄偉,只不過若按中國的兵法,似乎都修得不在地方,要知道,當年馬謖就是在一座孤山上建立營寨,結果被圍,才失了街亭,壞了丞相的北伐大業。

今天還遇到一件趣事。有很多農民趕著牛在路上走,每頭牛的脖子上都套著一個皮套,皮套下面拴著一個和牛頭差不多大的銅鈴,百來頭牛一路走,銅鈴發出震耳欲聾的鈴鐺鈴鐺的聲音,隔著一里都聽得到。有的皮套上還能看到一家人的照片,或是美女靚照,或是一些圖案裝飾,估計代表了不同的人家;而牛群中只有一頭頭頂一團花,想來是奪了花魁——這怕是跟苗族鬥牛一樣,當地山民也把家家戶戶的牛嶺出來比美吧。

Ciao, a domani!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