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38 臨江市至三道溝鎮 78km

再一次,我懷著「車到山前必有路」的信(xī)念(wàng)出發了,我不知道過了葦沙河鎮後還有沒有路,不知道具體線路,也不知道今晚在哪裡停駐,因為谷歌地圖在邊境敏感地區不堪用,高德、百度的G331國道都消失在葦沙河,而且它倆給的導航線路都要繞行白山市,我不想那麼走,百度放到很大倒是可以看到一條小路,只有OsmAnd堅定不移地在江邊畫了一條路還標作G331。——似乎都不是很靠譜。

昨晚向旅店老闆諮詢一直沿江騎是否有路可通丹東,他斬釘截鐵地說通,但在修路,我說那是不是路況不好,他答:「咱們騎自行的,有路能走就行了……」他言之有理,我無言以對——畢竟被顛的不是他嘛。

綜合信息,我相信江邊有條路,如果路況差就慢慢騎,也就四五百公里了,反正我不趕時間也有帳篷;要擔心的倒是沿途補給,但不是說了嘛,船到橋頭自然直。

出城之後三十多公里都是雙車道的平整的水泥路——東北話叫「小板兒路」,之後約15公里路況不佳,其中約一半是欠維護的小板兒路和柏油路,另一半是礫石路(多數被壓得比較平實,不難應付),再之後,幾乎全是新鋪的柏油路直至三道溝,除了偶有施工路段,但此段的礫石便道未壓實,坡又陡又滑又多坑,上下皆難,下坡尤須小心。——總而言之,路況比我預設的好太多了。

在離起、終點近的地方,見到過飯店和旅店的招牌,只是這個距離對騎行者有點雞肋。沿途的村莊相當多,按例各村至少有間小賣店。

說到村莊就順道提一下莊稼,這幾天沿途最常見的作物是玉米,聽說今年雨水多,所以收得晚,現在各家正在忙。谷中地狹,種不了太多玉米,而且此地玉米種、收全憑人力,估計收益不高,或因此也種些經濟作物作為補充,主要有煙草、葡萄、五味子等,今日沿途五味子特別多,兩岸皆然。

今天,朝鮮方面開始搞事情了。我第一次見到了對岸的汽車——先後兩輛重型卡車,就跟國內最常見的紅色東風重卡類似;第一次見到了在建的大型工程——不是房屋,我疑心是壩或者是填山平地項目;第一次見到了別墅群——那個地方好像叫호하로동자구,依山建了好多排一模一樣的別墅,那裡還有像大學一樣的恢弘建築;第一次見到了標語——標語在別墅群的山坡上,紅底白字還用感嘆號結尾,每個字差不多有一幢房子那麼大;第一次見到了鴨綠江上的水庫——我原以為界河上是不可能有水電站的。還有雙方一起搞的事情:我終於看到船了,先是一艘小快艇在江心逆流飛馳,不知哪國的,又見我們這邊有人在江中搖櫓,後來還見到小碼頭,雙方的在同一片水域,對岸有貌似先進的船,像是巡邏艇又像是遊船。

至於風景,也許是拜好天氣之賜,今天風景大勝昨日,而且也大異於昨日,因為大壩蓄水,江水流得越來越緩,最終停了下來,鴨綠江變成了鴨綠湖。沿途風光也由之前的雄壯,漸漸化為秀麗,明明在東北,我卻有在浙江騎車的感覺——什麼富春江啦,什麼千島湖啦……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蘇東坡的一句詩今天一直在我腦海縈繞——「百歲神遊定何處,桐鄉知葬浙江西。」(《獄中寄子由二首》)

最後,算是一個「笑話」,三道溝鎮有一個門樓,上面有四幅對聯,其中有一聯看得我笑出聲來,它是這樣寫的:雲無綠卡棲兩國,水化紅唇吻千山。——這聯不工整,又拙劣又俗,但真是好好笑~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4

住宿:60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