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州再遊記 D4 興隆鎮至三亞市 115km

雨是從昨晚九點多開始下的。旅店老闆說半夜還打雷閃電,怪嚇人的,我倒是沒有被任何聲響吵醒,但我知道夜裡停了好幾回電,最後一次停電是在清晨七點左右,因為我被熱醒了。老闆說停電是因為大雨的緣故,全鎮都停了。未必真是全鎮斷電,但至少旅店這一片直到出發時都沒有恢復供電。

等到快11點,也等不到雨停,只能上路。進至牛嶺前,在嶺下最後一間小賣部歇腳,剛坐下,便雷轟電閃,雨如傾盆。吃一個冰激凌的功夫,門前的公路變成了河,路邊的深溝也被怒濤填滿,連鴨子都被淋得受不了,躲進了屋簷下,有一陣子我甚至擔心屋頂會被這場大雨壓垮。

萬幸在這裡停下來。這麼大的雨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結果是附近的河流全部氾濫,漫出河道,把周邊的田地全都淹沒了,損失慘重。有一處河水甚至快沒到公路橋,至於水塘溝渠當然也滿溢出來,我還看到一條進出某村的道路,路口比較低,也被淹沒了,一個村民把褲子卷到大腿根,小心翼翼地想蹚過渾黃的洪水出村。即便在城裡也好不了多少,陵水縣城的馬路,尤其是非機動車道全部變成了河,有的地方水深得已經淹沒了車輪的一大半,都快騎不動了。

後來查了天氣預報,昨晚萬寧發布的是100毫米量級的紅色暴雨警報,早上發的好像是50毫米量級的藍色警報。這讓我想起最近數月頻繁發生的極端天氣現象,比如德國和比利時的洪災、鄭州的「千年一遇」、日本的暴雨、美國東海岸的洪災——這還只是暴雨,沒算上乾旱。雖然歷史可能不會記下今天的這場豪雨,但那些被淹沒的莊稼和苗圃的主人們一定很難輕易放下這些損失,像今天這樣不被看見的氣候災害一定不止海南有,我想我們應該停止以「極端天氣」來稱呼這些悲劇了,因為一點也不極端,反而越來越普遍。當然,不論如何稱呼它,人們的注意力一定很快就轉移到別的趣事上,即便切身受到洪水影響的人,我也很難想像他們會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該消費的消費,該浪費的浪費,反正壞事不會明天就發生,更不會發生到我頭上——人類活不久,但人類的樂觀萬歲。

一直到下午四點多,雨才真正的停歇。因為雨水,今天沒幾乎有拍照,一門心思騎車,所以騎得到挺快,雖然不時得停下來避雨。

還有一件事。沿途經常聽到鋸木機一樣的聲音,開始並不在意,後來在一片林塘邊也聽到了這聲音,而旁邊顯然不可能有人,才知道那是動物的叫聲。我首先想到的是牛蛙,因為聲大如牛,而且這叫聲還常混在一片蛙鳴中。它們顯然因為下雨而特別興奮,經常一大群一起叫,馬達轟鳴,那聲音都不是一間鋸木廠可以比擬,簡直是一整個建設兵團在林子裡伐木。

三亞到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