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遊 D13 怒江州至芒寬彝族傣族鄉 59km

往南走得越遠,海拔慢慢下降,白天最高氣溫也悄悄上升,今天一度衝到30度。雖然晝夜溫差仍然不小,但羽絨服應該要漸漸退場了。

沿途所見也慢慢有了變化。路邊水果攤開始出現了甘蔗;田裡不再只種玉米,甘蔗、咖啡、菸葉、橘子等逐漸佔據農田;周圍的樹不再只有松樹,榕樹、柚木等各種闊葉林進入視野;地名有了更多「芒」字和「勐」字,路邊小吃店的招牌上出現了「撒撇」——我從《風味原產地》上知道的傣族特色食物,沒想到這裡竟然如此平常——飯店的招牌上出現了狗肉;甚至連陽光的顏色都有了些許不同。我或許正在跨越溫度帶。

沿途特別引人注目的還有為數眾多的嶄新的作為扶貧集中安置點的住宅小區,都是高層住宅,至少還配套了完全小學,目測入住率在六七成之間。每個小區都有巨大的字牌,要么寫「感謝共產黨、感謝總書記」,要么寫「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雖然非常露骨,但這事情的確值得感謝。剛好今天《紐約時報》也發了一篇文章說中國的「運動式扶貧」,文章認可了其消除絕對貧困方面成效,但因為代價高昂,擔心不可持續。我也有這種擔心,但城鎮化既然無可避免,這至少可以讓他們走一個「捷徑」吧。一旦補貼停止,他們或許會成為城鎮剩餘勞動力的一員,但至少不是現代化的化外人。那些去往偏鄉的人的祖先,或多或少也是被迫吧,如果能像白族一樣佔據蒼山洱海,誰要翻過碧羅雪山。

到了芒寬後,為了增加一點慶祝元旦的儀式感,我去吃了「撒撇」。這裡的撒撇和紀錄片上的不大一樣,它配著米線,可以當主食吃。至於口味,酸酸辣辣,但不會很辣,還有點清涼爽口的口感。因為我的無知,我還點了一份「舂雞腳」,以為它是撒撇的一種,結果根本吃不完。——希望這頓超量的撒撇會讓我記住這個元旦夜,就像我永遠不會忘記十年前我在海南島上一個叫龍滾的小鎮的衛生所打著點滴度過了我的元旦夜。

芒寬的夜分外安靜,除了偶爾有一些鞭炮和煙花炮的聲音。芒寬人已經提前準備迎接新年了。這個艱難而必將載入史冊的2020年就要過去了,世界不會在明天就突然變好,就像騎單車時,無論你多痛苦,山不會為你矮一分,路不會為你短一寸,但只要踩下去,不論什麼樣的山,你的努力和堅持必將把它翻越。

獻給所有正在踩呀踩呀踩呀踩的人。——2021元旦快樂!

【是日花費】

  • 飲食:43
  • 住宿:60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