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遊 D3 沙溪鎮 0km

沙溪古鎮非常小。以興教寺與戲台為中心,向南北各走不到三百米的範圍便是核心區。想必古代茶馬道上這樣的村子所在皆有,但時至今日,這是滇藏茶馬古道上唯一的完整保存了當時市集風貌的地方。

從寨門進來,沿著巷子走不了一會兒便進入一個長方形的大廣場,當中有兩株古槐,坐西朝東的有一座興教寺,是明代遺留至今為數不多的密宗阿吒力派的寺廟——該派曾是大理國的國教,與寺門相對而立的是一個空中戲台,戲台頂層兼修了魁星閣,廣場四周則是各種店鋪,遙想當年馬幫興盛的時候,鑼鼓聲唱念聲馬鈴聲吆喝聲討價還價聲混雜交織,隨著奔流不息的黑潓河傳向遠方。

從廣場近旁的巷子拐進去,便有一座民國初年修建的馬幫客棧,除了那些拴馬的石凳,其他都是豪門大宅的氣派,想來是馬幫中的VIP住的地方。

土著說這個廣場原來是他們最不想來的地方,因為又髒又亂,今天能恢復往日的榮光虧得國際友人的援手,瑞士聯邦理工大學從2002年就與劍川縣政府合作修復沙溪古鎮,現在這裡是畫手和攝影愛好者常來的地方,可見成效顯著。

另一方面,在盡量恢復原貌的同時,古鎮已然全面小資化了,土著都住在外圍區域,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這有點遺憾,但我確實也不知道其他更好的替代方法可以保持住恢復建設的成果,同時能改善當地人的生活。甚至可以說此地的小資化還沒有到庸俗化的地步,有所節制。

中國古村古鎮古城的復興似乎脫不了這個窠臼,大理其實亦然,只不過它太大而不明顯,唯有巍山近乎於例外,那裡仍有濃濃的生活氣息,是座一息尚存的古鎮。

這幾個地方也有不少值得稱道的共同點——文化氣息濃厚。在每座寺院宮殿名山大川的牌坊都有「密密麻麻」的對聯和匾額,內容與書法相得益彰,極其講究,即便不是古蹟,也看得出花了很大的心思;即便市井人家,戶戶門口都貼有手書的對聯不說,在婚喪大事時還會另貼大字,比如大門上貼「騎鯨」「天上」,你就知道這家有人過世,可能是年輕人,如果貼「斬衰」「踐履」,那就是至親去世,而巍山的做法更古老一些,還要貼長長一條小字說明逝者的姓氏名諱死期和死因;如果你看到「弄璋」「之喜」,那就要恭喜這家剛生了男孩,諸如此類。這一地區各地具體做法和制式略有區別,比如只在沙溪見過大門兩扇各貼一聯詩和一幅畫,大理白族家宅的影壁外側會寫表明主人姓氏的典故。雲南地處邊陲,卻不愧「文獻名邦」。

沙溪的清晨非常冷,吐氣成煙,晾在天台的褲子也可以自己站起來;太陽出來後,有光的地方則暖和得多。於是,在沙溪大家都要追光,無論是畫畫,還是拍照,或純粹為了取暖,追隨著那道光,走遍這座小小的村子的角角落落,這時候你可能就會覺得,沙溪的尺寸剛剛好。

【是日花費】

  • 飲食:28
  • 住宿:37
  • 門票:10
  • 補給:7.3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