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1 哈爾濱市至蘭西縣 79km

哈爾濱又是一座滯留在過去時光裡的城市。

——我從看到太平機場的第一眼就產生了這個想法,因為我很難相信這是2018年才投入使用的新航站樓;而在市區轉了一天後,我還以為我回到了曾經生活過的二千零幾年的北京和平里。如果從松花江北岸看過來,哈爾濱其實也是高樓林立,也有很現代派的建築,只不過身在其中,就不是那回事兒。

這是我的感受,無關臧否,而且我覺得此時這座城市和那座機場的風格是匹配的,如果哈爾濱把機場建成深圳機場或浦東機場的樣子,反倒突兀。哈爾濱的地鐵就懂得尊重現實,不盲目追求所謂現代,我經過的幾座車站都設計了不少細節,選擇性地復古,打造了這個城市特有的印記。

我也不認為哈爾濱如人言有所謂俄式風情,這裡很難感受到俄國人的遺緒了,大多不過是拙劣的模仿和徒剩其表的遺跡。如果一定要打比方,現在哈爾濱的風味或許更接近九十年代的北京?

說到俄國風情,我想囉嗦兩句。要知道哈爾濱成為黑龍江首府只是1954年後的事,在那之前近三百年黑龍江的中心在齊齊哈爾(當然,那時候黑龍江的轄域與今不同)。滿清之所以看重嫩江邊的齊齊哈爾是為了方便把軍隊和物資運往外興安嶺和額爾古納河西岸,目的當然是為了抗俄。在這幾百年間哈爾濱只是一個曬漁網的小地方,在哈爾濱像模像樣地建城始於俄國人(1898),他們把這裡建成了東北地區最大的交通樞紐和國際商埠,直到被日本人接手。黑龍江的中心從齊齊哈爾轉移到哈爾濱的歷史,就是一部抗俄失敗的歷史。

除了建築風格,哈爾濱的人似乎也留在了舊時光裡,街面上公園裡公交車上商店裡最常見到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不知道年輕人是不是真的如媒體所說都離開東北了?

在哈爾濱待了一天兩夜,有不少新鮮有趣的見聞,其中有幾件事或值得一記:

我第一天晚上就意外發現了低調的安靜街夜市,這是一個好大的露天夜市,差不多一公里長的道路兩側擺滿了各色小攤,賣的東西琳瑯滿目,最多的是和吃相關,不論是肉類、水產、蔬菜、水果、熟食,還是小吃、快餐、糕點零食,舉不勝舉。這個季節從下午三四點就擺上了,到晚上八點陸續收攤——最可氣的是我本想去嚐嚐一家看起來很好吃也很有人氣的餄烙麵,第一晚去時剛好最後一碗賣掉了,第二晚趕過去,又剛好售罄,讓我好不遺憾——除了夜市,我在好多地方還看到了擺地攤的,無論白天夜晚,即便規模沒有安靜街的大。這些夜市地攤一下子就讓這個城市充滿了「煙火氣」,城市又活了。

哈爾濱人過馬路也很有意思。在好些路口和人行道處——甚至大的路口——都沒有交通燈,但行人通行無礙,因為車和行人之間頗有默契,車願意等人。在沒有交通指示沒有組織的情況下,人車相安無事,而且如此自然,毫無戾氣,不難得嗎?

我的相機的傳感器進了灰塵,手邊無工具,就找到了南滿鐵路株式會社舊址後面一家叫佳尼的相機修理鋪,店主報價清潔費80元,然後開工,清潔了好一會兒,最後發現有幾個灰點去不掉的原因是它們落在了傳感器的背面,要清理得把相機大卸八塊,店家說「沒必要了吧」。雖沒有達到最好效果,但至少把正面清乾淨了,灰塵落在背面也怪不得店家,所以正打算如約付款,店家卻說「都沒清乾淨,收啥錢啊」,就免了我的錢。我吃了一驚,因為想像不出哪家深圳的小店會出了力之後免費的。店家真是一個又實在又爽快的人!

至於今天的路程,本想照例繞些穿鄉過村的小道,但統統此路不通,只能走G202國道,沿途乏善可陳。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單車後輪扎胎了——以前經常騎幾千公里都不扎一次,這回第一天就扎胎,這運氣……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35.5

住宿:53

雜貨:5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