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11 (內蒙古)勁松鎮至(黑龍江)新林鎮 83km

今日繼續北上,可風伯興了一整天強勁的西北風,舉步維艱。前幾日借來的南風,今兒個連本帶利都給還了,恐怕還有找。

迎著打頭風,上午緩緩翻越了一座海拔約690米的山,這個高度在絕大多數山區都不值一提,但在這次旅程中,已經是迄今為止的最高峰了。

在山頂埡口前兩三公里,迎面遇到了一位自行車旅行者,他一見到我老遠就揮手致意朝我騎來,我們便停下來聊聊天。這位老哥是北京人,估摸著年屆退休,但看上去很健康,顯得很年輕。他從大興安嶺西麓經過漠河騎到了這裡,跟我相反,接下來就往家騎了。我們交流了很多這段旅程上的情報——準確地說,是他跟我分享了我未來一段路程的各種信息,比如某條路路況如何,哪條路有警察把守千萬不能去,哪裡有比較好的露營地點,不一而足。我們聊了二三十分鐘,然後他今天去往我出發的地方勁松,我去往他昨晚過夜的地方新林,互道珍重就各奔東西了,也不知道彼此的名姓。這是道途中的一期一會。

今天是晴天,但風太大,雲漂浮不定變幻莫測,因而天色一會兒陰暗一會兒明亮,「天光雲影共徘徊」,即便沿途景色不錯,我也沒拍多少照片,因為除非運氣好要拍的風景剛好在陽光下,不然就得等太陽從雲裡露出頭來,時間難料。但今天也不是沒有發現,我經過一片極為廣闊的松林,從遠處看平平無奇,葉子照樣是難看的鐵鏽色,但一旦走進林中,就另是一副畫面,林間地上被紅色和綠色鋪滿,紅色的是一種灌木,綠色的卻不是草,而是鮮嫩的苔蘚——這苔蘚踩上去像海綿一樣柔軟,你的腳會深深地陷下去,但你一離開,它又會「回彈」,恢復原狀,連腳印也不留下。我看到這片森林的瞬間我就想起《額爾古納河右岸》裡描述的那片森林,雖然那在大興安嶺的西麓,我現在在東邊,但我確信這就是鄂溫克的馴鹿所追逐的苔蘚。——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森林,而且我之後特別留心觀察,這樣的森林卻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是我今天最大的驚喜!

一路無話到了新林。我沒有找到北京老哥告訴我的紮營地,新林是個大鎮,難以地毯式搜索,不過即便找不到,鎮區內有山有河,另覓紮營地應該不難,但我不覺得在鎮上紮營很有必要,便放棄了。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104

住宿:8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