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紀行 D41 (吉林)集安市至(遼寧)下露河朝鮮族鄉 91km

路牌上開始出現「丹東」兩個字了。

終點在望。歸心也起來了。雖無人催促,今天一路快馬加鞭,停車拍照的次數少了好多。——其實,拍照少了只是因為沒什麼風景。

自從下到雲峰水庫大壩下游後,鴨綠江就沒什麼可看的了,屢經規訓,它已經變成一大汪沒有生命力的死水了(或曰:不然,它還能發電呢~)。還有一個奇異之處,雲峰大壩下來後的這段路,緯度和海拔只降低了一點點,但山林仍是綠色,集安市裡的銀杏葉也沒有變黃,之前一路的秋色突然消失了,換句話說,原來的五彩繽紛也消失了。今天翻的一座嶺,如果只看沿途耀眼的陽光和濃綠的樹葉和草地,我疑心夏天被靜默管理在那條路上了,一直沒有離開過。總而言之,今天一路上的村莊變密了,汽車變多了,風景則變差了,一直到渾江邊上才有起色。

渾江是鴨綠江北岸最大的一條支流,漢代稱鹽難水、沸流水,元代稱大蟲江,明代稱婆豬江,清代稱佟佳江。提到豬婆江自然會想到建州女真,明初,建州衛女真「蒙旨」遷至婆豬江流域,在今桓仁縣五女山城南麓等處居住,後跟朝鮮結下樑子,朝鮮世宗十五年(1433)朝鮮越界攻擊女真,史稱「婆豬江戰鬥(파저강 전투)」,這場朝鮮取得完勝的突襲造成的影響是,建州女真為避朝鮮而離開了這片物資缺乏的河谷,明正統三年(1438)禮部、兵部令李滿柱領建州衛女真遷至渾河流域(渾河為遼河支流,流經瀋陽),後建州左衛等部女真也遷至彼處與李滿柱會合,並以其為根據地完成了女真各部的統一,為未來後金的崛起創造了條件。

跨過渾江便進入了遼寧地界,照例要捅一捅,登個記。聽檢查站的人說話,我還以為遼寧特別嚴格,結果我住店的時候根本沒人問我健康碼、行程碼,要知道在吉林,哪怕進飯店去上個廁所也是要掃碼登記的。

剛進遼寧地界的那個路口,有幾位工人在畫壁畫,畫的是山水,但他們不是照著圖樣或照片在畫,而是直接在牆壁上創作,他們正在畫的是這個地區的四處風景的組圖,他們說對這些風景都太熟悉了所以可以直接畫出來,但還說跟實際風景不完全一樣,因為「要高於生活」,我覺得他們不只是工匠了,他們對藝術也是有要求的。——我在全國各地見過好多這樣的高人,壁畫也好、標語也好,沒有圖樣,甚至可能不用劃線打底稿,直接上手,一次做對,很厲害。

今晚住的下露河朝鮮族鄉的飯店雖然有香肉、有拌飯,但表面上看不到任何朝鮮族的痕跡。中午經過涼水朝鮮族鄉,看見每戶都裝了一扇漂亮的對開木門,門兩邊都有對聯,聯是手書後刻在木板上的,所以家家內容不同、字體不同。雖然是政府的門面工程,但非常用心,顯得很有文化,但很難說這是朝鮮風格還是漢族風格,尤其考慮到那個鄉的飯館竟沒有湯飯沒有拌飯,只有炒菜和燒烤,哪裡有朝鮮族的樣子。——我總感覺我們以前拼命漢化各少數民族,現在為了賺遊客的錢又要他們演回本民族的樣子,但很少有表演得自然的。

以上。

【是日花費】

飲食:49

住宿:5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