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州再遊記 D1 海口市美蘭村至文昌市 70km

提到文昌,自然會想到文昌雞,知道它的人說不定比知道文昌航天發射場的人要多些,更別提知道宋氏家族的家祖宋嘉澍了。文昌雞這道菜的做法就是隔水蒸,配沾醬吃,和廣東其他地方烹雞之法大同小異,那文昌雞名揚四海的原因只能是文昌本地的雞好。可在傳統的廣東八大良雞譜上,海南雞甚至排不進前三,遜於信宜三黃雞、清遠麻雞等。清人《嶺南雜事詩鈔箋證》裡提到割雄雞之腎置於雌雞之腹,可使雌雞異常肥嫩之法,此法僅在文昌雞身上奏效,於他處試之則不可,文昌雞以此得名,這種奇譚不可信,更何況這說法流傳不廣,不足為據。

我倒是想到還一種可能,清代以降,多有文昌人下南洋,他們把文昌雞的做法帶去了星洲、馬來,大名鼎鼎的「海南雞飯」就是基於文昌雞。華僑思鄉心切時,以文昌雞做法蒸一隻雞,卻總覺得不如小時候吃到的美味,人問缺了啥,答曰:以此雞不如文昌雞之故也。於是文昌雞就成了「求不得」,成了僑居異國華人心中的「聖杯」。滄海桑田,這座聖杯又擊鼓傳花似地傳回了中國,只不過杯中物已不大一樣。

說歸說,還是得用實踐來檢驗。今晚在文南老街的三角街,終於嚐到了文昌雞,但是是椰子雞的做法。味道不錯,但沒有驚艷。比起那半只雞,飯店給人留下的印象更深——三角街口有三間門挨著門的文昌雞飯店,都是老字號,每家也都打著上過央視節目的招牌,按說這樣的店在內地若不趁機把自己裝得富麗堂皇,那至少要擴充門面,好招待更多客人。可這三間店都是門面逼仄,寬或不及四米,縱深或不及十米,一共五六張桌子,沒有什麼刻意的裝修,普普通通,一副縣城小飯店應有的樣子。可能是沒有追求,但也可能是淡定,我覺得後者居多。

文昌還有一件事讓我印象深刻。剛進文昌城的時候,看到了木偶戲表演。那是一個在人行道口上臨時用紅布搭的小房子,舞台四米見寬,深約一米,與後台用簾幕隔開,簾幕上畫著劇情相關的背景,演員通常兩人,站在簾後,他們一邊用手操控木偶,一邊唱戲。在演員背後除了等著登場的不同角色木偶,還有一整個樂班,除了國劇常見的吹、拉樂器,這還用上了好大的一架像古琴的樂器,以敲擊演奏。至於觀眾,有的在舞台前面看戲,更好奇地則站到後台一探究竟,在這個開放的「劇場」裡,百無禁忌。

更有意思是,舞台下面的橫幅說這是消防機構贊助的,用於消防宣傳。不大可能是因為某位領導特別好古,然後以樂己者樂人,更可能的是這位領導投當地人之所好。我聽不出唱的是什麼方言,一位看戲的耆老告訴我這是文昌地方戲,可惜我沒機會請教這唱腔跟瓊劇是不是一回事?——我想起路上還見過瓊劇表演的廣告海報。

這是我第一次現場看木偶戲。若不是昨天航班延誤,到旅館太晚致使今天下午一點半才出發,肯定不會天黑之後才到文昌,誰知塞翁失馬,看到了這齣好戲。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以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