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州再遊記 D7 五指山市至瓊中縣 80km

瓊中有一只女足隊,2006年由肖山、谷中聲等組建,以「吃住不要錢,有鞋穿」為「誘餌」招募周邊貧困家庭的黎族小孩,磨劍十年,終於在2015年贏得代表中國參加在瑞典舉辦的「哥德堡杯」世界青少年錦標賽的資格,瓊中女足參加了U12組別比賽並一舉奪魁。、2017年,瓊中女足又連續奪得U14組冠軍,實現三連冠的壯舉。

瓊中女足是瓊中之光,甚至是海南之光。但自我進入瓊中界以來,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字提到瓊中女足,我不知道為什麼瓊中不能認可和表彰她的子弟所創造的榮譽,在我看來,這比那些空洞的政治標語有意義多了。我想起在台灣環島的時候,看到過延平鄉是如何表彰他們的少年棒球隊的,鄉里有好多關於「紅葉少棒隊」的東西,有刻石有塑像有文字介紹,甚至還有主題觀光,一看就知道延平的父老鄉親很以他們的子弟為榮。其實那群布農族小朋友和這群黎族小女孩的故事差不多,甚至紅葉少棒後來還出過冒名頂替的醜聞,但他們仍是延平之光,甚至是台灣之光。

今天這段路是環海南島線路上最難的一段,因為要翻越一座海拔近800米的山,但對我而言,最難的部分不是爬山,是天氣。颱風「獅子山」要去越南做客,假道海南,還很客氣,帶了好多風雨做伴手禮。我也不得不因為這些風雨改變了路線,原打算從白沙出山,再去中和鎮去看看蘇東坡當年生活過的地方,最後折回海口,但現在我決定走最短路線回海口,從瓊中出山。

天氣造成的影響首當其衝的就是河水暴漲,有一條鄉道上的公路橋被河水完全淹沒,如果不是看到禁止通行的路障和告示,我還以為那是一個小水壩。我還在下山的時候見過一棵樹倒在路上,把整條路都堵了。對雨中騎車最大的影響則是失溫,當雨衣還起作用的時候,平路或下坡倒無妨,但上坡時因為出汗排不出去,就會變成雨衣外面在下雨裡面在下冷凝水,異常難受,容易失溫;而當雨衣不大起作用的時候——防水衣在雨裡泡了一天,喪失防水性在所難免——不管什麼路,都很容易失溫。所以應該不難理解,當我在旅館打開淋浴器,熱水衝出來,接觸到我的皮膚的那一刻,是我今天最幸福的時刻。

另一個影響就是餓,因為雨中騎車消耗太大,所以我今天吃了四頓正餐,否則我肯定沒力氣騎到這裡。——其實我現在又有點餓了~

今天還發生了一起動物傷人事件。我為了拍照在路邊的草叢裡走了幾步,不到兩米遠,結果竟有三隻螞蟥(水蛭)爬到了我的左腳上。因為下雨天騎車常會有樹葉什麼的沾到腿上,所以我第一時間沒看出來。後來騎車的時候隱隱地覺得左腳有幾陣刺痛,但剛好那個部位昨天受過傷所以也沒當回事。直到在山頂休息時,才突然發現那是螞蟥。攻擊我的螞蟥身體呈水滴狀💧,水滴小的一端是頭,大的一端是尾,身體是深咖啡色,體表光滑有暗紋。那三隻螞蟥個頭不一,最大那一隻差不多有我的小手指那麼大——但願它是天生胖而不是受我供養,最小那隻只比牙籤大一點,中間那隻比一根充電線粗一點兒。把他們拔下來可不容易,一拔下來,咬口處血流如注,而且果然跟書上說的一樣,他們向傷口裡注入了抗凝血酶和水蛭素,阻止血小板止血,因而血流了好久,好在也不至於像書上說的拔下來後還會流血數小時。我沒有殺它們,把它們留在了山頂上,我估計它們這輩子再也回不了家了。不過也許它們樂得如此……

以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