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州再遊記 D9 定安縣至(海口市)美蘭村 90km

定安縣距海口市不到50公里,出發前我在猶豫要不要到城裡待半天,但另一個聲音告訴我,作為一隻常年生活在城市森林的動物,我更應該把時間花在路上,花在真正的森林裡。老天爺一定偷聽了我的心聲,於是一頓安排,這四十多公里的路硬是讓我騎成了90公里。

我沒有依導航,而是在南渡江西岸的村莊間巡遊。這邊的村莊和南部的頗有不同,比如雞、鴨、牛更多了——牠們成群結隊,橫行霸道,尤其是牛,不光拉屎拉得滿地都是,還佔道,尤其遇到不怎麼靈光的牛,死活都不讓,虧得我車技還行,不然不小心碰到牠們的話,說不定會被牛踢還算我全責。

又比如這邊村子的宮廟、祠堂也多了——土地神龕不算,大的宮廟幾乎每一個大一點的村子都有,其中有幾個讓我大開眼界。首先遇到的是「陳氏祖祠」,遠遠就看得到朱紅色圍牆圈住的一座兩進的大院,依勢而建,後高前低,極氣派。離祠堂不到百步,是陳氏祖墳,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碑上寫明陳氏是宋代遷來瓊島的。

另外還見到一間「雷漢天五大將軍廟」,我對這五將軍是聞所未聞,甚至搜索不到相關資料,祂們或許跟台灣的「五營神將」有類似的淵源,但區別更大。這五將軍是:雷聖師、雷聖帝、雷漢天、雷聖娘、雷伍青,其中至少雷聖娘是女性,感覺他們都是很「人化」的神,負責保一方平安的地方神。

然後在新坡鎮見到了「冼太夫人廟」,冼夫人名英,是出生在今天廣東電白的俚人(即今之黎族),系黎族首領。她生活在六世紀,歷經南朝的梁、陳以及隨代,她在黎漢之間都很得民心,海南各洞黎族均願歸附,她在南梁時設崖州,使得海南又一次成為中央政府的正式行政區,甚至可能是第一次政權覆蓋全島。隋文帝時,她和平歸附中央,促成大一統,居功至偉。今天海南各地每年仍有祭祀活動,東南亞星、馬華人也會紀念冼夫人。其中有一個遍及全島的紀念活動叫軍坡節,正是發源於這個新坡鎮的冼太夫人廟。——這位冼夫人的一切再次證明,中國傳統上狄夷與華夏的區分不在民族或種族,而在於文化,所以後人不分民族都在紀念她。

除了牲畜和宮廟,這一路還見到了結實累累的稻田,以及完全被淹沒的稻田。這些田都在南渡江邊,江水倒還沒有倒灌進來,或許是颱風帶來的雨水,淹沒了大片大片的田,田變成了湖沼,甚至有人這海子上撐船。田間的道路凡低處的也都沉入這片湖,我眼看著一個人從水深齊胯的路上網了一兜魚上來。前路被淹,開始還有辦法繞道而行,直走到一處,那裡「湖水」終於找到一個破口,洶湧地漫過公路,注入南渡江。那水勢,就算有船我也不敢過去。於是我趕緊往回退,生怕來時路也被淹。當時情況凶險至此。我本想此地阡陌縱橫,總能找到一條路過去,結果卻發現每一條路的盡頭都是一汪海子。莫奈何,只能原路返回,繞行更遠的路。

這是洪水離我最近的一次。

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喜歡這洪水。在淹得不那麼嚴重的地方,有好多人在釣魚,甚至有人專門開車騎摩托來釣魚——我很好奇,漲水的時候魚是特別餓還是特別無畏,為什麼這個時候適合釣魚呢?除了漁人,青蛙蜥蜴之類的東西也都出洞了,還有鳥也很興奮,各種鳥成群結隊地或在湖面上空盤旋,或立在樹枝上或站在馬路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除了洪水逼我原路返回,還有一次是因為現實中根本沒有地圖上的那條路,於是明明目的地就在眼前,卻不得不繞行遠路。不過若不是這樣走,我也碰不到鍾錦泉為紀念其父鍾實卿而建的「敦篤亭」,別小看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孤零零的小亭子,匾是康有為撰周之潘題,對聯是康有為題寫,還有孫中山先生贈給鐘實卿的匾。這才是真正的大戶,可惜時代變了。

所有這些,都是不走尋常路的犒賞和代價。

我曾以為今天是輕鬆而無聊的一天,但沒想到意外地經歷了好些事情,我還吃了美味的油炸餅、烤豬,還有最後的清補涼。我認為再遊瓊島比第一次的體驗要豐富得多,第一次來時也經歷很多事,但更多的是我對自己的體驗,而此次是對這個島的體驗居多。這一次就像我掛在嘴邊的那句話,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和看風景的心情。這裡風景好,心情也舒坦,不過不論在不在乎,目的地到了。

終。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