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遊 D19 盈江縣至隴川縣 106km

因國道修路改道,還有限時通行,所以多走了些路,甚至走了十來公里夜路。也由此,讓我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地點,邂逅了迷人的美景。

一次改道把我去往戶撒——戶撒是阿昌族的聚集地,以刀聞名——一個轉彎,在路邊驚見一位穿戴整齊的民族服裝的阿婆正在等車。一路所見,裹著頭巾的少數民族不少,也有一些人會穿帶有民族特色的常服或便服,但穿戴如此整齊的卻是絕無僅有。想來想去,不願錯過,於是又返回去,在徵得同意後,拍得了第一張傈僳族人的照片——慚愧,第一眼我以為她是阿昌族呢。本想把照片寄給她,她還問我要不要錢;可惜語言不很通暢,她也寫不出地址,只好作罷。

又一次改道讓我走進了一片群山環抱的壩子,道路略有彎曲起伏地穿過田地,四周的全是洋芋(土豆),有的已經長出了綠葉,更多的是剛剛犁好田挖好坑,還未播種;路旁有一人慢悠悠地趕了一大群牛到一個水塘去洗澡;在另一邊,一株橘子樹從某家的院子裡冒出頭來,枝頭果實累累。一條小河彎彎曲曲,把目光引向遠處河邊的一座金塔。好事者可能嫌太靜了,就利用田邊的一叢竹子,自製了一個鞦韆。可鞦韆也慵懶地曬著暖暖的太陽,一動不動。

最後一次改道又是爬山,剛翻過山頂埡口,遠遠又看到一大片壩子,太陽正在西沉,西邊和南邊的山脈頂上罩上了朦朧的晚霞,壩子好多地方有白煙裊裊升起——真有點「炊煙晚色起,呼童掩柴扉」的味道。

下山到壩子,公路便被高高的甘蔗林包圍了。兩人高的甘蔗密密麻麻,好似銅牆鐵壁。在甘蔗頂端正開著蘆花一樣的花絮,在暖暖的晚霞映襯下,迷濛曖昧。如在畫中行。

再往前,才發現在山上看到的白煙是農民在田裡燒什麼東西,天色更暗了,那白煙便變成熊熊大火。遠遠近近的,像在點烽火。

其實,改道帶來的麻煩比喜悅多。我不得不在路面嚴重失修的爛路上爬陡坡,尤其每每大貨車一經過,就揚起漫天灰塵,久久不散,走完這條路,人和單車都如剛出土的文物一般。而交通限行設在山腳,下午五點多才通車,要不是這一段路況總體合格,我怕是天黑也走不出那座荒山密林了。

以上。

【是日花費】

  • 飲食:29
  • 住宿:85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